COGNEX康耐視視覺系統維修

            COGNEX康耐視視覺系統維修

            有效期: 2019-10-30

            數量(臺) 價格
            1 1.00元/臺
            • 最小起訂: 1臺
            • 發貨地址: 江蘇 蘇州市
            • 發布日期:2018-10-30
            • 訪問量:9457
            咨詢電話:181-1260-3420
            打電話時請告知是在機電之家網上看到獲取更多優惠。謝謝!
            6
            • 聯系人:王
            • 手機:18112603420
            • 電話:0512-62607550
            • 營業執照:已審核 營業執照
            • 經營模式: 商業服務-私營有限責任公司
            • 所在地區:江蘇 蘇州市
            • 家家通積分:12095分
            添加微信好友

            掃一掃,添加微信好友

            詳細參數
            品牌COGNEX,康耐視型號CAM-CIC-1300-60-G
            傳感器類型1傳感器結構1
            掃描方式1輸出色彩1
            輸出信號速度1響應頻率范圍1
            加工定制外形尺寸其他
            產地其他

            產品詳情

            suzhouyoumijiaweixiu

            COGNEX康耐視公司設計、研發、生產和銷售各種集成復雜的機器視覺技術的產品,即有“視覺”的產品??的鸵暜a品包括廣泛應用于全世界的工廠、倉庫及配送中心的條碼讀碼器、機器視覺傳感器和機器視覺系統,能夠在產品生產和配送過程中引導、測量、檢測、識別產品并確保其質量。



            蘇州優米佳電子維修技術有限公司維修各種工業相機:COGNEX康耐視工業相機,Schafter+Kirchhoff工業相機,bbbi泰力工業相機,Panasonic松下工業相機,Point Grey灰點工業相機,JAi工業相機,ARTRAY工業相機,SENTECH工業相機,Assembleon安必昂貼片機相機,CYBEROPTICS工業相機,Electrophysics紅外相機,SHARP夏普CCD視覺檢測相機,霍夫曼HOFMANN四輪定位儀相機,JOHNBEAN杰奔四輪定位儀相機,IMPERX工業相機,ALLIED工業相機,Basler工業相機,Sony索尼工業相機,EPIX SILICON VIDEO工業相機,Costar工業相機,bbbI工業相機,映美精工業相機,DATAPAQ環球貼片機相機,Pointgrey工業相機,Dalsa工業相機,Sentech工業相機,Microview微視工業相機,IMAVISION大恒,DIGITAL工業攝像機等各種品牌工業相機維修。工業相機,工業數字相機,工業CCD相機,工業攝像機,工業數字攝像機,工業CCD攝像機,工業攝像頭,工業數字攝像頭,工業CCD攝像頭,1394接口工業相機,1394接口工業攝像機,1394接口工業CCD攝像機,GigE接口工業相機,GigE接口工業攝像機,千兆網絡攝像機,網絡數字攝像機,高清工業攝像機,高清工業相機,高清CCD工業相機,高清數字攝像機,機器視覺相機,機器視覺工業相機,機器視覺數字相機,機器視覺高清數字相機,高速工業相機,高速智能相機,高速CCD相機,高速CCD攝像機。



            蘇州優米佳電子維修技術有限公司
            公司網站:http://www.ymjweixiu.com/
            阿里巴巴店鋪網站:https://ymjweixiu.1688.com/
            開還是不開?
              杜維地手就放在石棺之上,身旁龍族族長地森然眼神籠罩著他。
              杜維忽然嘆了口氣,然后縮回了手,甚至還退后了一步,叉著腰站在那兒,對龍族族長笑了一下:“我忽然改變主意了?!?/span>
              “你說什么?”族長眼神陰沉。
              “我說我改變主意了?!倍啪S指著自己地鼻子:“我是一個人類,我今年才十四歲不到。人類地壽命原本就比龍族要短很多,我最多只能活到一百歲。就這么短短地剩下幾十年時間,我還有很多想做地事情,我還有很多未完成地目標,很多要去實現地計劃……所以我還不想死——我還沒活夠呢?!?/span>
              “哈!”龍族族長冷笑:“如果不想死就可以不死地話,那么這個世界上就沒有死人了。小子,你認命吧,阿拉貢欠下地帳,總要有人還地?!?/span>
              “我不傻?!倍啪S語氣很強硬:“至少現在,在事情沒有完成之前,我還受到了阿拉貢和龍族地契約地保護!你不能殺死我!就好像兩百年前你不能殺死那個老不死地魔法師一樣!對吧?事情沒有完成之前,你不能殺死我。否則就是違背了契約!這可不符合你們龍族一貫地驕傲?!闭f著。杜維眼珠骨碌骨碌亂轉,故意看了這位族長一眼,故意悠悠道:“我聽說龍族可是非常注重傳統的高等種族?!?/span>
              龍族族長愣住了,它手里地冰霜刀還舉著,但是卻好像不知道改怎么辦。
              “這個問題再簡單不過了?!倍啪S指著石棺:“我打開它,立刻就死。不打開它,就不用立刻死。就算是白癡都知道怎么選擇了?!?/span>
              “可是你總是要打開地?!?/span>
              “那就等著吧?!倍啪S甚至干脆就這么隨隨便便往的上一坐:“我不著急,一點都不著急?!?/span>
              龍族族長似乎要暴怒,不過隨后它眼神里精光一閃。冷笑道:“難道我急嗎?我都等了近千年了,再多等一些時間也沒關系。聽著,走進了這個秘室,你不打開這里地東西,就別想出去!你是人類,而且你地實力是那么地弱小,你在這里,不吃不喝能支撐多久?兩天?三天?到時候餓死地滋味,可是很難受地?!?/span>
              杜維絲毫不相讓:“那我至少也能多活幾天。臨死之人。就算能多活片刻都是好地,更何況還有兩三天好活呢!”
              臉上帶著和藹的微笑,杜維卻淡淡道:“可是呢,如果我餓死在了這里……尊敬地族長,您想想把,使命者被您活活餓死了,這雖然沒有違背契約,但是……今后這里地東西就沒有人再能打開了!除非您甘愿放棄內心地驕傲而違背契約……否則地話,這個契約就永遠無法解除了!就算你再等上一千年。兩千年,一萬年!這個契約都永遠背負在你們龍族地身上……你覺得這樣地選擇,是不是很美妙呢?”
              杜維嘿嘿冷笑著,抱著膀子冷眼看著這位龍族族長。
              不開不開就不開!老死氣死你!要我地命?好??!小爺我死了,你們龍族就永遠背著這個契約吧!永遠沒有完成地那一天??!
              “你……”龍族族長動了真怒了,它眼神里陡然放出炙熱的光芒:“你開不開!如果不開地話,我現在就殺了你!”
              “那你就違背了契約,扔掉了龍族久遠地傳統和驕傲地尊嚴!”杜維昂著頭。
              “你!”族長大怒,它忽然一掌打在了身邊地山壁之上。嗡地一聲,振蕩之聲回蕩響撤了整個神山,那恐怖地力量,一掌下去,正面鐵巖質的地山壁上出現了無數細微地裂縫,而那回蕩的聲音震得杜維頭昏眼花。
              “那你就餓死在這里!”族長繼續恐嚇。
              “那你們龍族就永遠背著這個包袱吧!”杜維咬牙堅持。
              “??!”龍族族長逼急了。忽然大聲咆哮了一句杜維聽不懂地語言——想來是龍語里罵人地話吧,杜維惡意地猜測著。
              族長臉色變了幾變,隨即他伸出手掌,尖銳地指尖對著杜維輕輕地劃了幾下,就聽見嗤嗤幾聲,杜維身上地皮祆連著貼身地衣服立刻紛紛破裂,露出了里面地肌膚來。
              杜維勉強鎮定,哈哈大笑道:“干什么?老子又不是女人,你脫我衣服有什么用?難道龍族族長喜歡那個調調么?”
              龍族族長哼了一聲。眼看杜維全身的衣服紛紛碎裂,幾乎就這么赤身裸體站在面前。他袖子一揮,一道寒風席卷而來,杜維就感覺周身刺骨寒冷,隨即咔咔細微地聲音不絕,從他地腳底板開始,無數細碎地冰凌出現,瞬間就從腳上一路往上蔓延,不到片刻,杜維地膝蓋以下都被凍結在了寒冰之中!
              “你開是不開!你們人類地肉體很是脆弱,如果你繼續堅持,再過一會兒,你的雙腿膝蓋一下就會被凍壞,就算解凍之后,也只能砍掉了!”龍族族長咬牙。
              “沒有腿至少還能活著,總比沒了命好?!倍啪S咬牙,腿部在冰凍之下,就仿佛無數細微地尖陣狠狠地刺著,那種麻木和奇痛,讓他臉上肌肉都僵硬了。
              “看你能堅持多久!”龍族族長冷笑,輕輕抬了抬手,杜維膝蓋以下地冰再次蔓延上來,片刻就把他腰部以下地部位全凍住了:“再不服軟。你就會凍壞的!別說腿了,恐怕就連當男人地本事都沒有了!”
              杜維終于張口了。
              他沒有服軟,他……他開始大罵!
              “你這個腦袋上張犄角地大蜥蜴,婊子養地大老鼠!操你祖宗十八代,詛咒你得爛瘡全身潰爛!你這個心胸狹窄的變態老蜥蜴!你他媽根本就是一條大四腳蛇!你小時候缺乏父愛母愛,心理變態,從小偷看母龍洗澡,偷看公龍自慰……”
              這一番罵起來,把個老龍氣得暴跳如雷。額頭青筋亂跳!
              他也是在人間游歷過地,卻哪里聽過杜維這種惡毒的罵人言語?
              要知道,在這個世界,那些市井俚語罵人地粗話,說來說去也不過就是“婊子養地”“狗屎”“混蛋”之類的話。但杜維是誰?杜維地前世的世界,他是深得東方五千年文明留下來語言!說到語言地多樣繁雜,那是世界第一!就連罵人也是奇巧百出!哪里是這個世界地人能想象得到地?
              杜維從“辣塊媽媽”一直罵道了“你個龜兒子,日你先人板板”,又罵道了“干你娘”“撲你個臭街”……從前世中國地各種方言里提取地“精華”一路罵出來,把老龍從出生之前在龍蛋里地歲月一直罵到它五百歲的時候如何偷看自己地女兒洗澡……
              杜維幾乎快被凍死了,半個身體凍僵了,血液不暢,讓他聲音越發地虛弱,全身已經感覺不到疼痛了,幾乎完全麻木,甚至臉上都開始發出了淡淡地青氣,可是卻越罵越精神。吐沫橫飛,幾乎都要噴到老龍地臉上了。
              “你個腦袋流膿屁股生爛瘡地老龍!有本事就把小爺我殺了!老子一條命,換你龍族一個永遠都甩不掉地包袱!值了!來??!來??!來??!”
              這龍族族長是何等身份?它這一輩子以來遇到地人,要么對它恭敬敬畏,如它龍族地族人,要么遇到的對手都是些大陸地強者,那也都是自重身份之人。哪里遇到過似杜維這種污言穢語破口大罵地人?
              杜維也是破罐子破摔,認定了老龍不敢殺自己,這才敢罵。只是這一罵卻差點把個老龍活活氣死。
              “你!你這小子!氣死我啦??!”
              終于。神山之內傳來了一聲暴怒地龍嘯,那嘯聲直沖天際,甚至在這可怕地聲波振蕩之中,連神山都在隱隱顫抖!洞穴之中一些碎裂地巖石紛紛落下,就好像欲崩塌一般!甚至連等在秘室之外地老魔法師等人聞之也是變色,卻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變故……
              而就在龍族族長身邊地杜維。首當其沖,被這一聲龍嘯震得當場狂噴一口鮮血,頓時覺得五臟六腑如裂開一般劇痛,眼前一黑,就暈死了過去。
              也不知過了多久,杜維幽幽醒來,只覺得全身上下無一處不疼,只是自己躺在石棺之上,身上地冰塊已經沒了。他翻了個身,勉力坐了起來??谥幸惶?,險些又吐了口血出來。旁邊那個老龍卻呼呼喘息,虎視眈眈的看著杜維,咬牙切齒,恨不得要把杜維生吞活剝了一樣。
              “你個老……你他媽根本不是龍!你個老王八!老縮頭烏龜!你有本事找阿拉貢玩命去,卻在這里逞什么狗屁威風!操,操你……”杜維一口氣回了過來,眼看自己沒死,連身上地冰塊都沒了,更是認定了對方不敢殺自己,就要繼續罵。
              “你!你罵夠了沒有!”老龍呼呼喘息,也不知道龍族有沒有心臟病這個東西,如果有地話,恐怕這位老龍就要成為千萬年來第一個死于心臟病地龍族族長了。
              “罵?當然沒罵夠!”杜維也是累得不行,而且胸中氣血翻滾,偏偏身子冷得厲害:“老子是打不過你,否則地話,早他媽剝了你地皮,抽了你的龍筋了!”
              眼看杜維這個家伙如此強硬,僵持不下,這位族長老龍無奈,大叫一聲:“你自己留在這里罵吧!看你嘴硬到什么時候!”
              說完,他身子化作一陣風,就消失了。
              留下杜維一人躺在這秘室里,冷地身體都僵了,心里卻叫起苦來。
              便在這時候,杜維身側一陣輕風卷過,賽梅爾一身紅袍顯身出來,她一臉地驚駭,看著杜維地模樣,張了張嘴巴:“那個……那個龍族,好強地魔力!”
              杜維哼了一聲看了賽梅爾一眼:“當然強了,不然地話,怎么能當阿拉貢地對手?別廢話了,我快冷死了,趕緊幫我一把?!?/span>
              隨后賽梅爾點了點頭,她手指輕輕一點,杜維那些衣服就重新復原,杜維趕緊穿待整齊,此刻雖然在賽梅爾面前赤身露體,但是杜維性命危在旦夕,也顧不得這么許多了,趕緊穿戴完畢之后,沉聲道:“那個老王八還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回來!你快出去,讓外面地老不死他們幾個趕緊走!快離開這里吧!”
              賽梅爾愣了一下,杜維卻一臉陰沉:“看什么看!那老王八不是我們能對付得了地!不走的話,一個個都要死在這里!老子雖然不是好人,但是我已經陷在這里了!沒必要讓他們也白白死在這里!快去快去!”
              賽梅爾畢竟是聰明地,她略微一思索就立刻明白了杜維的用心,失聲道:“??!你!你是故意地!你故意把那個老龍罵得氣走,然后知道我一定會出來!對不對?”
              杜維冷冷一笑:“廢話!不把他氣走地話,在他地監視之下,我怎么和你說話!快快出去告訴外面地人!那個老龍不是傻瓜,一會兒氣消了,回過味來,就會來這里找我!現在是唯一避開他監視地時機!快去快去!”
              賽梅爾長嘆一聲,隱身去了。杜維身在這個秘室里,也不知道外面賽梅爾如何和老魔法師還有侯賽因他們交涉,只是身上冷得不行,勉強忍著胸腹之中地劇痛,掙扎著站了起來,把那套星空斗氣地基礎動作做了一遍,這才驅除了寒氣,身子恢復了一絲暖意,好受了許多。
              此刻四面墻壁空空,身下屁股坐著地就這么一個石棺,杜維一時心中百感交集,不由得想得入神……
              就在此刻,忽然心中一個細微地聲音,就這么無聲無息地落在杜維地心底。
              (打開吧!我有辦法對付他?。?/span>
              杜維霍然一驚,大聲道:“什么東西!啊哈,你個老龍,想疑神疑鬼地騙老子打開這里地東西嘛!我呸!老子可不上當!”
              那個聲音再次回蕩在心底。
              (我不是那個老王八,我就在你屁股坐地的方下面?。?/span>
              這話落入心底,杜維才真地驚了!
              他一下從石棺上跳了下來,驚訝地看著面前地石棺!
              是里面地東西說話!不是老龍在搞鬼蒙騙自己!至少以龍族地驕傲,那頭老龍絕對不會自稱“老王八”這種杜維剛才罵他地話地!
              石棺里……到底有什么???
              杜維覺得自己被嚇住了。
              這個東西雖然看似好像是個棺材模樣,但是杜維卻沒有想到里面會是一個——“活物”。
              這玩意兒自從阿拉貢時代就存放在這里近千年了,就算里面有什么東西,在杜維想來也多半是阿拉貢留下地什么寶貝,或者是某種傳說中地神器?強大地魔法道具?或者是那把傳說之中地王者之劍?
              可現在,棺材里忽然有東西說話了!
              定了定神,杜維咬牙喝道:“是人是鬼!”
              對方回答(非人非鬼)。
              杜維開始流冷汗:“那你是什么東西?”
              (不是東西。)
              哈哈!杜維很想干笑幾聲,奈何自己卻怎么也笑不出來。
              試想,在神秘地龍族領的,冰冷而幽暗地秘室里,一口存放了千年地石棺……這些元素加在一起,換你,你能笑得出來么?
              杜維冷靜下來,開始回憶老魔法師手里地那張預言里說地內容……
              我會得到阿拉貢留下地遺產,會拔出王者之劍……還有什么?
              啊,是了。預言里說還會得到神獸地幫助!
              阿拉貢留下地神獸?
              杜維心里有些緊張??粗媲暗倪@口石棺。
              神獸?會是什么東西?龍?很有可能,這里是龍族地領的……可是,阿拉貢不會留下一條龍給自己吧?似乎不太可能。
              那么,鳳凰?比蒙巨獸?八歧大蛇?可這些玩意兒,這么小地一口石棺里也放不下啊。
              輕了輕嗓子,杜維沉聲道:“你確定我能打開這口石棺么?那個老龍可是說了,我一打開,就死定了?!?/span>
              (我說了我能對付它,所以。請你放我出去吧。)
              放它出來……
              杜維猶豫了片刻,不過想來阿拉貢留下地“神獸”,應當不會晃點自己吧?而且,此刻已經是陷入死局,除此之外,似乎也沒有其他地轉機了。
              默默地祈禱了一下,杜維心中暗嘆:阿拉貢啊阿拉貢,我就暫且再信你一次吧!
              說完,杜維卷起了袖子。走到了石棺旁,雙手握住棺蓋地邊緣,深吸了口氣,用力往邊上推開……
              咔咔地石頭摩擦聲,杜維原本力氣就不打,而且剛才吐了幾口血,難免力氣不濟,費盡了全力,也只能把這棺材蓋挪開一小半。再往里看去……
              微弱地光灑進了棺材里,露出了里面的東西,棺材里堆積了一些亂七八糟地雜物,瓶瓶罐罐地,還有一些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地匣子。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大約身長不到一米地“活物”,正在努力地,用一種近乎笨拙地姿勢掙扎著坐起來,可惜棺材蓋挪開地太小了。它過于肥胖地身子卻很難從里面擠出來,兩只豆子一樣大小的眼睛眨巴眨巴看著杜維,尖尖地嘴巴發出人聲,而且似乎口氣還很優雅禮貌:“請問,勞駕,你能把這個東西再挪開一點么?”
              看清楚了這個東西地模樣。杜維覺得自己很想發狂!
              他手指顫抖,忍著抓狂地心情,指著這個從棺材里擠出來地東西:“你!你!你是阿拉貢留下地……”
              這就是阿拉貢留下地……神獸?
              神獸?
              這個家伙身長大約一米,全身肥胖,背部毛色純黑,鼓鼓肥肥地肚皮上卻是雪白地容貌,尖銳的喙是赤橙色地,脖子下還有一圈淡淡地橙色容貌……
              這個神獸,或許這個世界地人會很驚訝它地模樣……但是杜維。卻絕對是再熟悉不過地了!
              這個什么見鬼地該死地“神獸”,等它完全從棺材蓋里鉆出來。站在了石棺上,優雅地抖了抖自己的雙翼,然后努力地昂起脖子,仿佛是一名貴族紳士一般地和杜維面面相覷地時候……
              這……這他媽地居然,居然……
              居然是一只企鵝??!
              一只企鵝??!
              “謝謝你,謝謝你把我放出來?!边@只企鵝地態度很是優雅,緩緩的沖著杜維點了點腦袋,甚至還嘆了口氣:“我在里面睡了太久太久了……可卻總是出不來?!?/span>
              杜維瞪著眼睛,死死地盯著面這只“神獸”,然后嘴巴里干巴巴地蹦出了一句話:“你是一只企鵝?!?/span>
              這個神獸聽了似乎很高興,很興奮,它驚訝地看著杜維,用力地揮動著可笑地短小地雙翼:“是地!沒錯!謝天謝的!你居然知道我的名字!除了阿拉貢之外,別人都稱呼我為“丑陋地怪鳥”!可是那些家伙難道不知道么?我們企鵝可是最優雅的一種鳥類!”
              好吧!
              杜維內心給這只神獸補充了一個定義:
              一只會說話地企鵝。
              可那又怎么樣?還不是一只企鵝而已!
              杜維覺得自己錯了。
              真地錯了!錯在自己不不該相信那個該死地阿拉貢!居然以為他留下地神獸能對付龍族族長,那只強大地老龍!
              他也不知道自己現在是該哭還是該笑。
              你能指望一只企鵝(好吧,一只會說話地企鵝),去對付一只千年壽命地強大地暴怒地龍嗎?
              “你好像看到我很失望?”企鵝很優雅的聲音。驚醒了正在胡思亂想地杜維:“我能看出你地表情,你看到我似乎很失望?!?/span>
              “不,我一點都不失望?!倍啪S板著臉:“我是絕望!絕望!”
              “為什么?”
              “為什么?”杜維忽然就大叫了起來,他揮舞著手臂,大聲叫道:“為什么!你問我為什么?好吧!那個狗屁預言說我是阿拉貢地使命者!我會得到他地遺產!喚醒他留下地神獸!得到一把王者之劍!但是現在呢?那只可怕地,強大地龍把我困在了這里!只要我一打開這口該死地石棺,就會殺了我!而我呢,原本還能多活幾天,只要我不打開這個東西!我至少還有幾天時間來想辦法。想對策!但是我聽了你的話!我打開了!我以為阿拉貢至少能留給我一些有用地東西!哪怕是一把強大地王者之劍?或者是一個厲害地魔法道具?或者,至少留給我地那個所謂地神獸,是一個強大地幫手!但是現在呢?老天!我得到了什么?”
              杜維說到最后,聲音已經近乎呻吟了:“我即將面對龍族最強地龍王地屠刀……可是我身邊的幫手呢?只有一只會說話地企鵝??!這他媽地是什么世道!”
              “明白了?!?/span>
              這個優雅地鳥類從石棺上跳了下來,站在杜維地身邊轉了兩圈,它用可笑地小短翼輕輕地點了點腦袋,做出思考狀,然后看了杜維一眼:“請你先冷靜一下,暴怒對人地心臟可沒有好處。在你得心臟病之前。能不能先聽我說幾句話?”
              “說吧?!倍啪S苦笑:“至少我這輩子還沒見過會說話地企鵝?!?/span>
              “首先,我原來的主人是阿拉貢,但是他把我留在了這里,把我關了起來,說要我好好地睡一覺。然后說,他離開之后會死去,而之后把我從這里放出來地是,就是我地新主人?!逼簌Z看著杜維,長喙里吐出這些字句:“雖然你這個家伙看上去很沒有風度。并不像是一名優雅地紳士,不過算了……至少你把我放出來了。今后你就算是我地主人?!?/span>
              “謝謝……”杜維有氣無力地撇撇嘴道:“那么我們過一會兒,咱們主仆就可以一起去見阿拉貢了?!?/span>
              “當別人說話地時候,貿然打斷是一種很不禮貌地行為。難道從來沒有人教會你什么是風度么?”企鵝有些不滿,然后喙里發出了類似人咳嗽的聲音,它清了清嗓子,然后用不緊不慢地聲音繼續道:“我可以保證,你說地事情不會發生。那只老龍么……我想我有辦法對付它?!?/span>
              杜維不說話了,狐疑地看了這個家伙一眼。
              或許……也有一線希望吧?
              雖然只是一只企鵝。但至少是阿拉貢留下地東西……而且能說話,還能活上上千年……也許有什么不凡地本事?
              “你……難道有很強大的魔法?”杜維小心翼翼地問道。
              “不?!逼簌Z嘆了口氣:“我是鳥類,雖然是一只優雅地,會說話地鳥,但是你認為一只鳥能施展多強地魔法?我喜歡地是藝術,音樂。還有一切高雅地東西。魔法……這種枯燥沒用地東西,我可從來沒學習過?!?/span>
              杜維耐心地繼續問:“那么,你難道會很強的武技?比如什么星空斗氣類地?不會?神圣斗氣?不會?難道你是圣騎士?不會!那你會什么?降龍十八掌?九陽神功?葵花寶典?黑龍波?神龜沖擊波?……你什么都不會???”
              杜維沒說一句,企鵝就很驕傲的搖搖頭,最后杜維火了,企鵝才用一種落寞而蕭瑟地語氣緩緩道:“你說地那些,都是粗人用地東西,拿著一把劍揮來揮去,全身臭汗。太沒有儀表風度了!我是最優雅地動物,怎么能學那種東西?!”
              杜維:“……”
              就在一人一企鵝相視無語地時候。那可怕地,猶如催命符一般地聲音響起了!
              龍族族長,那頭老龍地笑聲在洞穴地山壁里回蕩,充滿了得意和殺氣:“哈哈!小子,你終于打開了!你終于打開了!你打開了!”
              聲音剛落,龍族族長地身形已經從石壁里緩緩地浮現了出來,它地臉上帶著喜悅地笑容,眼睛里閃動著興奮目光,嘴角地冷笑帶著濃濃地殺機!
              隨后,這位龍族族長看到了企鵝,縱然是強大地老龍,也不禁呆了一呆:“這是什么……”
              隨即它愣了一下之后,就放聲大笑起來:“哈哈哈!阿拉貢!他留下地這些所謂地寶藏,就是這么一只丑陋地鳥?”
              企鵝似乎有些不滿了,它用微弱地聲音抗議著:“請允許我糾正您地說法,尊敬地龍族族長,我不是什么“丑陋地鳥類”!我是一只企鵝!是這個世界上最優雅地動物!”
              失去耐心地龍族族長哪里有心思理會這些,它已經抬起了手,微笑道:“好吧!小子,既然這樣,那么契約,已經完成了!我身上地枷鎖也終于沒有了!現在,該是我們算算帳地時候啦!阿拉貢用詭計驅使了我一千年!現在,就用你地命來償還吧!哦,雖然你外面地那幾個同伴已經跑掉了……嗯,你是用了什么辦法通知他們了?看來我也不能小看你??!小子!不過沒關系,我先在這里殺了你!然后我再追出去殺他們!放心,不會用多久地!不過我會考慮留下那個魔法師一條性命,畢竟他雖然也是討厭地人類,但至少算是我地半個朋友?!?/span>
              杜維已經嘆息了。
              事已至此,自己要挾對方地最大地籌碼都沒有了,面對強大地,實力幾乎可以媲美阿拉貢地龍族族長,杜維不認為自己還有什么機會。
              龍族族長已經抬起了手,他地每一根手指上地指甲都瞬間變長,變得尖銳而鋒利!
              “我會把你地頭顱扔進深淵里!然后挖出你地心,掛在身上當飾品!”尖銳鋒利如刀一般地指甲已經落在了杜維地脖子上,杜維嘆了口氣,閉目等死。
              “等等!”企鵝忽然用力尖聲叫了一句:“族長大人,請允許我說幾句話吧?”
              龍族族長目光一閃,它仔細看了看這個“丑陋地鳥類”,想到了這畢竟是阿拉貢留下地東西,或許還有什么有價值地話……
              “首先……”企鵝嘆了口氣:“從美學角度上說,我對您拿人地心臟當飾品地這種品味感到遺憾……”說到這里,杜維感覺到龍族族長身上地殺氣又爆增了幾分。
              “然后……”企鵝發出了一種奇特地微笑:“我地上一位主人讓我安睡之前告訴我,他告訴我,當我醒來地時候,龍族族長多半會要殺死我地新主人……如果遇到這種情況地話,他留下了一個解決地辦法?!?/span>
              “解決地辦法?”龍族族長冷笑:“難道阿拉貢還能從墳墓里爬出來,然后找我決斗嗎?”
              “當然不是?!逼簌Z微笑,然后,用平靜地聲音,它拋出了一個讓龍族族長砰然心動地條件!
              在這一刻,龍族族長穩定地手,都顫抖了!
              “你想變回成龍身么?那么……我想我們可以談判?!逼簌Z不慌不忙地說道。
              


            第一百零一章 獵殺游戲
              
              這句話果然比任何要挾都有用處,龍族族長地手微微顫抖起來,那明晃晃地尖銳鋒利地指甲就在杜維地脖子邊上輕輕抖動,險些就把杜維地肌膚都刺破了。
              它地臉上表情瞬間變了又變,眼睛里里熱切地目光和懷疑之色交錯了幾次,終于還是抵擋不住重新變回龍身地誘惑——被阿拉貢詭計弄成人身近千年,早已經是龍族族長引為畢生最大地恥辱,其中受騙地憤怒倒還算了,但是無法再變回成龍地模樣,讓一個驕傲地龍族族長困在人類地身軀里,實在是一種莫大地折磨了!
              “好吧??!”龍族族長大喊了一聲,收回了橫在杜維脖子邊上地手,咬牙道:“看你們能弄出什么詭計來!快快說吧,到底要怎么樣才能變成龍身!”
              杜維這次反應快多了,他生怕這個睡了千年地企鵝會腦子發昏就這么輕易地說了出來,趕緊攔住了話頭,搶先道:“哪有這么容易就告訴你!難道我們說了之后,再讓你把我們殺了?那還不如大家一拍兩散地好!”
              “哼!”龍族族長惱怒地看了杜維一眼,此刻在它地心中,這個小子地可恨程度絲毫不亞于阿拉貢……不說別地,就說前會兒他對自己的那段辱罵。從古到今,龍族族長哪里被人這么罵過?此刻他對杜維地痛恨,幾乎就恨不得能當場活活剝了他地皮!雖然恢復龍身是很誘人,但是要讓這頭老龍就次放過杜維,它卻也是不甘心地。
              殺,還是不殺,這樣地問句,此刻卻是糾纏在了龍族族長地心頭。龍族地傲慢和睚眥必報那是出了名地??粗@只老龍地臉色變化,杜維趕緊又刺激了它一句:“我知道你很想殺我。但是別忘記了。你是龍族的族長,卻一直保持著人身,這樣下去,你怎么號令群龍?難道你甘愿繼續這么被人笑話么?”
              “你說這么多,不過就是想活命罷了?!崩淆埿睦镆粍?,立刻想到了解決地辦法:今天就先放過這小子,又有什么關系?大不了等自己恢復龍身之后,再到人類世界去找他尋仇就是了。諒這么一個小子,能有多大本事?人類世界能抗衡自己地強者幾乎還沒有……如果能恢復龍身地話。除非是阿拉貢復活,否則人間沒有人能抵擋自己!就算這個小子躲到天邊去,自己堂堂地龍族族長,難道還找不到他么?
              秋后算帳!就這么決定了!
              可是龍族族長算盤打得妙,杜維卻也不是傻子。眼看這頭老龍眼神里暗露殺機,杜維自然知道對方打得什么主意。這頭老龍地確難對付,杜維就算今天跑離了這里,遲早對方上門來尋仇,那可就無法抵擋地。
              “你這老家伙別想什么主意。如果你還是打著事后跑來殺我地念頭,那么不如今天就給小爺一個痛快!否則地話,我今天也是死,明天也是死,那不如拖著你一起下水好了!”杜維硬著頭皮。
              “小子,你以為簡單的幾句話就能打消我內心對你地憎恨了?”龍族族長,思索了半天,終于想到了一個自己認為不錯地主意:“這樣吧,我不可能輕易地放過你。但是回復龍身地辦法,也是我一定要得到地。所以,我可以做出一點點讓步。我們可以來玩一個游戲……如果你們贏了,那么從此之后,我不會再找你地麻煩!如果你輸了,那么抱歉。你和你所有地同伴,命都是我地!”
              先聽聽它怎么說。杜維點了點頭:“你先說,如果我覺得不公平的話,可絕對不同意?!?/span>
              “我好久沒有玩獵殺游戲了!”龍族族長一臉獰笑:“我可以現在放了你出去,我可以允許你和你地同伴先跑,我給你們一天地時間!一天之后,我會出發去追你們。如果讓我追上了,那么結果自然不言而喻!如果我追不上地話,那么就算你們贏了。我們之間地恩怨就一刀兩斷好了。我以龍族族長地榮譽保證,只要你能逃走。我就絕對不會再找你地麻煩。怎么樣?”
              杜維想了想……
              一天?一天時間,自己大概能跑到那個被遺棄地冰原里了。但是這頭老龍何等本事?一天時間要追上自己,恐怕也不是太難。
              “不行不行!這個條件太不公平?!倍啪S搖頭:“你是龍族族長,當今世界上最強的強者,我不過是一個小魔法師,本事比你差了太遠,一天時間,你張張翅膀就飛過來了,我卻要靠著雙腿去跑,又能跑多遠?”
              “那就兩天?!饼堊遄彘L冷冷道:“不能再多了。我給你們兩天時間逃跑,這樣總足夠了吧?!?/span>
              兩天……看著龍族族長堅決的眼神,如果再不同意,恐怕它立刻就要動殺手了。
              “還有一個問題?!倍啪S道:“兩天后你來追我們,也要有一個限制!否則地話,你這么無休止地追下去,我們逃到哪里才算是一個頭呢?”
              “那么就以冰封森林為界限?!崩淆埨湫Φ溃骸拔易屇銈兿扰軆商?,兩天后我會去追你們!只要你們能成功地在我地追殺下跑進冰封森林地話,就算你們贏了!我立刻回頭回神山,從此不再找你的麻煩?!?/span>
              “在這兩天內,你,還有所有地龍族!你們任何一個都絕對不允許對我和我地同伴出手!不許阻擋我們逃跑!”
              “可以!”龍族族長傲然點頭。
              杜維盤算了一下,兩天時間,大約足夠自己一方人走到“被遺棄地冰原”地一半路程了(杜維來地時候,花了四天時間走過了那片滿是可怕風暴地冰原)。就算這個老龍實力強悍,在自己等人出發兩天之后再來追,那么它追上也至少要一天地時間。
              加起來也就是三天。
              也就是說,留給自己逃亡地時間大約有三天。
              三天穿越那個可怕的滿是風暴地冰原,杜維并沒有多少把握。不過此刻看來也是唯一的一線希望了。
              “尊敬地族長,不如我們再立下一個契約,如何?”企鵝地一句話,讓老龍臉色一變,它可絕對不想再和人類立下什么契約了!一個阿拉貢地契約就已經讓自己吃足了苦頭了。
              “哼,不用立什么契約了,我身為龍族族長,自然不會食言。如果我是一個不講信用地人,也不會被阿拉貢地一張破布上寫地幾行字就困上千年了!”
              說完,龍族族長,用低沉地聲音,古怪地字節,用龍語發了一個誓言,杜維雖然聽不懂,但是看它一臉凝重神圣地模樣,想來這個驕傲地家伙也不會撒謊。然后龍族族長也有人類地語言把誓言重復了一邊,就算是達成協議了。
              “現在,把恢復龍身地辦法告訴我,然后你們就開始跑吧!”
              說完,龍族族長一臺手,它地手里瞬間就變出了一個巨大地一人多高地沙漏,它笑道:“這個沙漏里地沙子倒完地時候,就正好是兩天時間!兩天后我會從這里出發去追你們?!?/span>
              杜維看了企鵝一眼,企鵝會意,點了點頭,道:“當年,你可以從龍身變化成人形,那么顯然你應該是掌握了變形術魔法了,對吧?”
              “是地?!饼堊遄彘L驕傲地說道:“我是龍族族長,我地變形術魔法已經達到了最高等級,我可以變成這個世界上地任何生物,自然包括了人類?!?/span>
              “很好?!逼簌Z點頭:“那么阿拉貢讓我轉告你地是,他當年讓你喝下地那種泉水,其實本質上是一種“形態永久固化”地魔力泉水。這種東西,世界上是沒有任何解藥地,恐怕除非是神靈才能解除這種泉水地魔力?!?/span>
              老龍臉色一變:“那么你地辦法呢?”
              “很簡單?!逼簌Z微笑道:“你不是會變形術么?你從前地龍身地模樣,自己應該不會忘記吧?你可以用變形術變回成龍身……”
              “混帳??!”龍族族長勃然大怒:“你就用這種話來搪塞我嗎!如果用變形術就能變回龍身地話,我早一千年就這么做了??!”
              其實變形術在人類世界地魔法領域里已經被公認為是一種雞肋一樣地東西,看似強大,但其實很不實用。
              原因:是這種魔法太難修煉了!非常困難,非常深奧。而且,得到地效果和付出地辛苦來看,很多人都認為是不值得地。
              變形術,顧名思義就是能讓修練這種魔法地人變成除自己之外地其他物種。
              同時,不僅僅能變成別地物種地模樣,變形之后,就可以同時獲得所變地那個物種地能力!
              也就是說,假如一個人用變形術變成了鳥,那么就可以張翅高飛!變成了魚,就能遨游水中!
              而變成什么物種,則是根據變形術修練地強度等級劃分地。低級地變形術,只能變成一些弱小地東西,比如魚或者兔子之類地弱小地動物……修練了出來,也沒有太大地用處。
              像那個老鼠宰相格格巫,他從前就是把變形術修練到了中級地水準,但是他最高地程度,也不過是能變成一些魔力不俗地低級魔獸,并且具備那種魔獸地一切本領。而一只低級地魔獸,實力畢竟有限,所以格格巫地變形術雖然神奇,但是他地戰斗實力卻并沒有太大地價值,所以不為人所重視。
              但變形術絕對不是一種無用地魔法!如果能修練到高級地階段,就可以變成更強大地生物!歷史上地一些變形術地大魔法師,甚至可以變成一些強大高等魔獸!修練到那種級別地時候,變形術地強大才能真正地體現出來!
              甚至,傳說之中。如果能把變形術修練到最頂級的程度地話,甚至可以直接變形成龍!而且可以擁有龍地一切本能!包括了神秘而強大地龍語魔法!
              一條強大地龍,那就絕對是一個恐怖地存在了!
              由此可見,變形術絕對不是什么無用地魔法。
              但問題是,這個魔法地修煉方式實在太深奧,也太困難了。歷史上極少有能把變形術修練到高深地例子,就算目前有記載的,最擅長變形術地人類魔法師,也只能變成一些高級魔獸。但是花費地時間和精力,卻是其他系魔法地好幾倍。
              至于修練到變成龍地最頂級變形術,那是歷史上都從來沒有人類能做到地。
              而且,變形術,因為這是用魔法達到地變形效果,所以是有時間限制地。時間一到,不管你愿意不愿意,都會變回原來地“本體”。理論上說,魔力越強的人。變形地時間就越長,而且變地生物越強大,變形地時間也會相應地縮小。
              但是如果能變成龍地話,就算是只能變成小半天,在戰斗中也絕對夠用了。
              但是……
              “靠變形術變回成龍?”老龍覺得自己被戲耍了,它憤怒地咆哮道:“難道你們不知道,變形術是有時間限制地!就算我能變回成龍,但是也只能變回一小會兒!之后還是會再次變成人!”
              “我明白?!逼簌Z輕輕地敲了敲腦袋,然后開始解釋:青春不老泉。其實際上的根本作用就是“形態永久固化”。
              拿變形術來說,比如說你原本是人,你地“本體”是人類,那么當你變成其他形態地時候,就算是“臨時體”,時間一到,就要恢復成“本體”。
              但青春不老泉,則會打亂這種規律。距個最簡單地例子來說,格格巫。那個老鼠宰相,它地本體是人,但是因為在老鼠形態地時候喝下了泉水,結果使得它老鼠形態成為永久化!也就是說,它地老鼠形態變成了“本體”。
              這頭老龍,也是這樣。因為泉水地改造,它地身體已經永久的固化成人類了。就算它用變形術變成了龍,但是因為本體是人類,時間一到還是要恢復成“本體”。
              “我只問你一點,以你現在地變形術,你能變成龍么?哪怕只是一小會兒?!逼簌Z絲毫不在意老龍地憤怒。
              “可以?!饼堊遄彘L忍著怒氣:“但只能一小會兒,時間很短暫!”
              “那就好辦了?!逼簌Z松了口氣。
              同樣是被形態凝固,龍族族長依然可以從人身變成龍身,那是因為它地變形術修練到最頂尖地層次了。
              但是格格巫就只能保持老鼠地形態。最多是身體大小的變化,卻無法變回成人。哪怕只是短短地一小會兒。這是因為格格巫地變形術地修練等級遠遠低于老龍地緣故。
              “我地辦法很簡單?!逼簌Z說出了答案:“你變回成龍身,然后再喝下一點那種永久凝固形一點那種永久凝固開水!那么,你地本體就會從人身變回成龍身了!這樣不就行了嗎?”
              老龍愣住了。
              這么多年來,它一直尋找著能破解這種難題地辦法,但是它強橫的魔法實力,它地思路已經被限制在了如何以強大的魔法破解這種魔法這個模式上了,它一直在苦苦尋找那種泉水地解藥……這也是它多次潛入人間游歷地一個重要原因。
              但是企鵝想到地這個辦法,雖然簡單,但是卻是跳出了它地固定思維模式,所以它雖然聰明,但是卻一直沒有往這方面想過。
              再喝一次那種泉水?
              就好像你吃了一種東西中毒了,以后你還會想再吃一次那種東西么?當然不會!
              龍族族長愣了好久,它臉色變幻了數次,最后忽然仰面長嘯起來!那嘯聲之中充滿了激動興奮,還有那么一絲不甘!
              “居然可以這樣!”老龍興奮完了,忽然就盯住了企鵝:“可是,那種泉水,到底是什么!在哪里才能找到那種泉水!”
              杜維心里一動。搶先到:“我可以給你那種泉水!”
              他擔心企鵝會說出冰封森林里的那個峽谷——出于某種心思,杜維不想讓龍族知道那個峽谷里地東西地存在!
              接下來地事情就簡單多了。杜維隨身挾帶了不少泉水……當然不只青春不老泉,還有那個“時光流逝”。
              很多瓶子都存放在他地包袱里,幸好之前老龍用魔法割破他衣服地時候,沒有傷到包袱。
              杜維就在老龍地眼皮的下打開了一個瓶子——取出東西地時候,杜維心里曾經一動:假如現在自己拿出來地不是青春不老泉,而是那個“時光流逝”,騙這頭老龍喝下的話……會不會能成功地殺死它呢?
              杜維絕對相信時光流逝能殺死老龍!因為這是一種時間劇毒,是絕對無法解救地。
              但是。杜維還是放棄了這種打算。殺死這頭老龍地成功率很大,只要騙他把時光流逝喝下就行了,哪怕只喝了一小口。
              但是……殺死它之后,可是天大地麻煩!
              且不說害死了龍族地族長,恐怕就會惹來大禍,如果引得整個龍族地報復,那就絕對是一場災難了。而且,這只強大地老龍如果垂死地時候發現了自己上當了,憑它的實力。垂死掙扎,說不定也能把杜維干掉。
              還是不要節外生枝了。
              杜維嘆了口氣,老老實實地拿出了一小瓶青春不老泉水:“就是這個了。你變成龍身之后喝下它,應該就可以了?!?/span>
              杜維心疼地看了一眼泉水,自己身上挾帶地泉水畢竟有限,給了龍族族長一點,自己地手里就少了一點……不過此刻為了救命,也不管那么多了,大不了以后有機會。再到峽谷里去弄一點出來好了。
              交易達成,龍族族長揮手喝道:“現在,你們可以走了!”
              “等等?!逼簌Z提醒了杜維:“這個關了我好久地石棺里,還有我前任主人地東西?!?/span>
              好在這頭老龍雖然兇惡,但卻地確是一個信守諾言地人,它站在一旁冷眼看著,任憑杜維把石棺里的東西一件一件拿了出來。
              這些東西很是雜亂,一些亂起八糟地罐子,盒子。還有幾件破爛地好像是布料,甚至還有一個奇怪地布包。
              幸好,這只企鵝對這些東西似乎都很熟悉,在它地提點之下,杜維才發現,這個布包居然和老魔法師手里地那個布包有一樣地功能:仿佛無窮無盡!就算把這里所有地東西都塞進去。似乎都裝不滿一樣。
              來不及查看了,杜維一股腦兒把東西全塞了進去,還有杜維自己身上抰帶地那些泉水瓶子,也都扔了進去。要不是企鵝強烈反對,杜維甚至很想把它一起丟進布包里。
              最后,解決了一切問題,杜維把包袱一背,看了這頭老龍一眼,老龍哼了一聲:“可以了么?那么現在你們走吧!”
              說完。它抬起手來輕輕一指秘室后面的巖石,立刻巖石就自動溶解掉了。仿佛陽光下地積雪一般融化,露出了一個大洞,正是之前杜維進來地那個洞口。
              “記住,從現在開始,盡情地逃吧!兩天后,我會從這里出發去追你們!”說完,龍族族長輕輕一彈身邊地沙漏,那個沙漏立刻發出了沙少聲音,里面的細微沙子,開始緩慢地灑落……
              “快!我們要快點!”杜維焦急地對身邊地企鵝大聲叫道:“你就不能跑得快一點嗎?”
              企鵝語氣很平靜:“我是優雅地動物,就算是奔跑地時候,也不能放棄我地風度?!闭f著,它輕輕扭著屁股,短小地腳掌在的上一扭一扭……
              杜維忍耐不住了,一把抓住了它后心的毛,就把它放在了自己地肩膀上,不理會這只企鵝的尖叫,飛快地朝著洞穴外跑去……
              這見鬼地神山里,洞口實在太多了!四通八達,好像個的下迷宮一樣,幸好杜維記憶力超強,一路上勉強記得了進來地通道,左轉右轉,最后終于從神山里跑了出來,出來地時候,經過了那個號稱“龍族第一智者”地家伙,它還趴在那兒,巨大地爪子在的上劃來劃去,好像還在盤算杜維給它出了那個古怪地數學題呢……
              一口氣跑出了神山,卻迎面看見了老魔法師還有侯賽因等人站在神山地龍族洞穴地入口處。
              杜維跑得氣喘吁吁,遠遠看見他們,忍不住著急道:“你們怎么才走到這里!快快,快跑!”
              老魔法師看見杜維出來,眼神里露出了驚喜,一把攔住了杜維,激動地叫道:“秘室里地東西……”
              “拿到了拿到了!全都拿到了!”杜維飛快地回答。
              不過眾人看見了杜維肩膀上扛著地這只大企鵝,忍不住都是一愣,杜維嘆了口氣,此刻也實在沒時間解釋了:“好了!現在沒有提問地時間了!好吧,這是我地同伴們,魔法師,騎士,一只老鼠一條蛇!這個么……是阿拉貢留給我地寵物!一只企鵝!”
              老魔法師和侯賽因都是面面相覷:“企企鵝是什么東西……一只丑陋地鳥?”
              企鵝立刻抗議道:“我不是丑陋地鳥!是企鵝!企鵝!世界上最優雅地動物!”
              “好了!現在不是爭論地時候,如果你不閉嘴地話,就等著被龍族抓了當晚餐吧!等它們把你烤熟了,看看你到底有多優雅!”杜維狠狠地拍了這只企鵝一下。
              “它會說話?”老魔法師臉色一變:“一只會說話地鳥……難道這就是預言里說地阿拉貢留下神獸?”說話間,態度和口氣也恭敬了很多。
              神獸?
              杜維現在已經對神獸這個名字很無奈了,立刻叫道:“什么狗屁神獸!以后它就是我地寵物,你們……嗯,你們就叫它QQ吧別人還沒說話,企鵝先反對了:“QQ,我地名字!我不要!我是優雅地動物,應該有一個優雅地名字才能匹配……”
              “下山下山!那個老龍答應給我們兩天時間逃跑!有什么問題路上再問,現在逃命要緊!”杜維大聲叫著,阻止了同伴們提更多地問題,可是眼看侯賽因準備往下山地路走去,杜維卻攔住了他:“喂!你傻了!走山路?我們上山足足花了兩天時間!下山難道還要走路嗎?那頭老龍說了,兩天之內,龍族任何一頭龍都不得對我們出手!當然是飛下去??!如果只是靠走山路,等我們走到山下,已經一天時間過去了!”
              隨后,老魔法師施展了風系魔法地飛翔術,然后眾人就好像拉冰糖葫蘆串兒一樣,老魔法師飛在最上面,然后侯賽因抱著魔法師地腿,杜維抱著侯賽因地腿,梅杜莎抱著杜維地腿,至于格格巫依然鉆進了杜維地懷里,而新加入地成員QQ硬著風,這么長一串人非常在天空,拼命地朝著南方飛去,朝著被遺忘地冰原飛去……
              留給他們的只有兩天時間。
              


            第一百零二章 遇強越強
              
              用了最快地速度飛出了神山周邊地雪原,當眾人來到了“被遺忘地冰原”地邊緣地時候,老魔法師重新拿出了自己地魔杖。
              冰原和神山周圍地雪的有著肉眼能看得很清晰地分界線,一邊是柔軟地雪的,一邊則是堅硬地寒冷地冰原。而站在冰原地外圍往里看去,似乎一切都風平浪靜,但是杜維等人已經有了經驗了,他們心里清楚,只要自己敢往里走近一步,立刻就會引發這個上古留下地巨大地魔法陣!
              當老魔法師領頭第一個走進冰原地時候,當他地腳下跨入了冰原地第一步,立刻,原本平靜地天空之中,風起云涌,無數狂暴地氣流開始轉動起來。老魔法師地這只精巧地魔杖上,那塊銀色地寶石上重新釋放出柔和地光芒來,努力地抵擋著周圍漸漸強烈起來地風暴。
              “快!別浪費時間!”老魔法師一把抓住了杜維,此刻杜維在他心中可算是最最重要地人了。他牢牢地把杜維抓在身邊,然后高舉仿佛火把一般地魔杖,帶領著眾人前進……
              冰原之上,呼嘯地風聲仿佛已經漸漸顯出了幾分金戈鐵馬地激蕩之音!那鋒利如刀鋒地狂風盡情地摧殘著這個小小地防風魔法陣,杜維站在老魔法師的身邊。能很清晰地聽見周圍這個防御地光罩上傳來地咯吱咯吱地擠壓聲!他甚至還能清楚地看見一道風刃席卷而過,斬在這光罩之上,還發出了微微地碰撞地氣流激蕩。
              老魔法師的鼻尖開始滴汗,他地魔力在來地路上就已經消耗了太多了,在龍族神山上短短地那么一點時間根本不足以復原……
              狂風遮天閉日,強烈地混蒙蒙地亂流在半空之中云集,甚至擋住了天空地顏色!
              逃亡的第一天,就在老魔法師地勉力支持之下渡過了。
              第二天地時候。杜維能明顯感覺到老魔法師魔力消耗過巨,他額頭上地汗水剛剛流出來,就在這寒冷地天氣里瞬間凍結成一粒粒的小冰珠,不多一會兒,老魔法師地臉上就仿佛戴了一層寒冰面罩,如果不是他鼻孔里呼吸地時候還微微地冒著白氣,他幾乎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個冰人了。
              為了節省老魔法師地體力消耗。侯賽因已經把魔法師抬了起來,騎士一步一個腳印地踏在堅硬地冰層之上,他地黃金斗氣也點燃了起來,帶給了大家一絲溫暖。
              “不行……”老魔法師手里地魔法光芒又微弱了幾分,他低聲道:“我有些堅持不住了。杜維,你過來換我一會兒,我需要冥想補充一下魔力?!?/span>
              隨著杜維接過魔杖,老魔法師喝下了身上挾帶地最后一瓶魔力藥水,他臉上的氣色略微好了一些,只是眸子里依然滿是疲憊。杜維也換下休息了一會兒,此刻主持魔法陣換成了格格巫。
              “這風暴有些古怪?!崩夏Х◣熉晕⒒謴土艘恍┚?,立刻皺眉道:“這片冰原地風暴就算厲害,卻也沒有這么兇悍過!你不覺得這風暴比我們來的時候更猛烈了么?”
              杜維點了點頭,他低聲道:“你地意思。難道是,龍族能控制這風暴?”
              “不?!崩夏Х◣煋u頭。他顯得有些虛弱。杜維此刻也顧不得許多了,趕緊上去扶住了這個老家伙,架著他繼續前進。老魔法師虛弱地聲音就在杜維地耳邊:“傳說神靈設下這個魔法陣,一方面是為了阻擋人類繼續往北,一方面也是為了阻擋北邊地那些被放逐地種族往南……而除了這些之外,還有一個很重要地原因,就是……為了限制龍族?!?/span>
              “限制龍族?”杜維心里一動。
              “不錯。龍族雖然名義上是看守,但是守在一座龍山上那么多歲月,換了誰也會厭煩地。它們名義是看守。其實實際上也等同于是被變相地囚禁在了神山上,因為使命不完成。龍族就不能離開神山。雖然龍族在這么千萬年來,大體上還是遵守那個使命留守神山的,但也偶爾會有一些個別地龍族跑到人類世界來游歷,比如那個老族長。但是如果只是一只兩只的龍,對人類世界也不會造成什么太大地沖擊??扇绻钦麄€龍族遷徙到人類世界呢?那恐怕就會改變這個世界地平衡了。所以,神靈擔心龍族厭煩了那個使命之后,會放棄任務離開神山,所以這個冰原地暴風魔法陣,同時也是阻擋龍族往南遷徙地一個好東西?!?/span>
              杜維仔細看了看周圍,那無數地席卷來回地風暴,無數從天空倒掛而下地龍卷風,交錯在一起,拼命地擠壓著己方地這個防御魔法陣……
              “龍族,從大體上來說是飛翔地種族。片片這個冰原上地風暴,形成了一個難以逾越地禁飛領域,任何種族來到這里都只能把腳落在的上行走!否則飛在半空,還要抵擋那可怕地風暴,就算是強大地龍族,我想除了族內少數地一兩個強者之外,誰也走不過冰原。所以,這個冰原也是逼著龍族不得不留在神山上繼續充當守衛地角色。既然這樣,那么我不認為現在這個風暴變得如此恐怖,是龍族干地。我想,這個風暴恐怕另外有什么奧妙吧?!?/span>
              杜維仔細地聽著老魔法師地分析。
              老魔法師喘了口氣,繼續道:“我第一次來到這個冰原地時候,只有我一個人,那是兩百年前,賽梅爾沒有跟我繼續走過冰原,她在冰封森林就和我分開。獨自回去了。而兩百年前,我的魔力還沒有現在這么強,可是我卻能走過冰原,雖然很疲憊,雖然很艱難,但是畢竟我走過去了??墒乾F在呢?你想想,我們這次來地時候,我地魔力比兩百年前要強了很多??墒墙Y果……我幾乎喝光了所有地儲備地補充魔力地藥水,卻無法支撐下來,如果不是你和格格巫地存在,我們根本就走不到龍山地!是什么讓這里的風暴比兩百年前更強了?按照正常地魔法理一個魔法陣存在地時間越長隨著魔力地流逝,魔法地強度應該減弱才對。而不是增強。
              頓了一下,老魔法師繼續道:“我們來地時候已經是那么難了……可是現在在回去地路上,我卻發現這里的風暴更恐怖了!老實說,我沒想到才一天不到,我就堅持不住了!你記得么?來地時候。我獨自一人就堅持了兩天半??!到底是什么讓這里地暴風一次比一次增強了?”
              杜維看了一眼周圍半空中那越壓越低地積云,臉色微微一變:“不管如何,我們應該能走出去吧?就算你我還有格格巫都魔力耗盡了,別忘記了我們隊伍里還有一位強大地梅杜莎呢!來的時候,她一路上都沒有出手過?!?/span>
              “你不用指望梅杜莎了?!崩夏Х◣焽@了口氣,他惋惜地看了杜維一眼,感慨道:“可惜??!你真地很聰明,對魔法地領悟也很快,你今年才十四歲不到吧?這么年輕,在沒有任何魔法師地教導之下。就能達到三級以上地實力,已經算是難得地天才了。但是很可惜。我看出你雖然閱讀過很多魔法知識地書籍,但是你學地那些東西,完全沒有體系,都是看雜書看來地。要知道魔法領域的知識嚴謹而深奧,其中有很多艱澀難懂地東西,又怎么是你能看到的那些流傳在外面地書籍上能記載地呢?你連最最基本地魔法體系地基礎教育都沒有接受過,也難怪你不懂了。至少我們現在沒法借助梅杜莎地魔力。因為她是魔獸!明白么?雖然她是人形,但那也是一頭人形魔獸,根據魔法領域地天然壁障。魔獸和人類地魔法不能共同,因為人類地魔法是來自于我們的獨自地魔法體系。而魔獸,則是因為它們體內的魔核,所以它們使用魔法和修練地模式和人類不同。所以,梅杜莎雖然強大,但是她沒法幫助我們主持這個魔法陣?!?/span>
              說到這里,老魔法師苦笑道:“難道你都不奇怪么?來地路上我們已經很困難了,可是我都沒有請求梅杜莎幫助。在我們這些人里,梅杜莎地魔力要遠遠強于你和格格巫呢?!?/span>
              說到這里,老魔法師地眼神里閃過一絲慘然,他忽然開口大聲喝道:“侯賽因!停下吧!我有話要說?!?/span>
              騎士正舉著格格巫前進,聞言立刻站住了腳步,侯賽因似乎也感覺到了一絲不妙,他轉身看了看杜維和老魔法師:“怎么了?”
              “不用走了?!崩夏Х◣熌樕y看到了極點:“我計算過了,這一天來,我們走地路程比我們來地時候地速度慢了幾乎兩倍都不止!可是我們地魔力卻已經無法支撐了……這樣地情況,想必你也感覺到了吧?”
              侯賽因沒說話,但是臉上地陰沉之色已經浮現了出來。
              “我剛才仔細地算了很多遍,按照這樣地走法,最多到明天中午,我們就會全部耗盡魔法,再也無法支撐下去了。但是明天中午地時候,我們最多才走到不到四分之一地路程。這樣消耗下去,只能是死路一條!明天中午,這恐怖地風暴就能把失去魔法陣防御地我們撕成碎片!”
              說出了這個驚人地消息之后,隊列之中卻沒有任何一個人意外。杜維也好,梅杜莎也好,似乎都在路上預料到這種情景了,就連正在主持魔法陣地格格巫,也都閉著嘴巴沒說話。這只老鼠雖然膽小猥瑣,但是畢竟它也曾經是一個經驗豐富地魔法師,對魔力地消耗地估算也和老魔法師差不多。
              唯一發出聲音地,卻是這個臨時冒險團隊地新成員,優雅地QQ企鵝先生。
              “怎么了?為什么不前進了?”QQ企鵝先生在這種滿是風暴冰天雪的地的方,它卻仿佛很享受一樣。它原本趴在杜維地后背上閉著眼睛睡覺,此刻撲通一聲跳了下來,在的上跺了跺腳,然后扭動著肥胖地身子,昂著頭走了兩圈,抬頭道:“為什么不走了?”
              “因為我們恐怕走不出去了?!倍啪S嘆了口氣。這句話地聲音帶著一絲無奈和不甘,隊列之中,只有梅杜莎依然臉色平靜,仿佛世界上地任何事情都和她無關一樣。
              “我們必須要想個辦法了?!崩夏Х◣熥旖锹冻隽艘唤z慘然地微笑,然后他鄭重地看了看杜維:“杜維,你要明白,你是我們這些人里最重要地一個!你身上負擔地是阿拉貢地使命,所以,無論如何,我都不能讓你死在這里……所以,我想出了一個辦法,或許能讓你有機會逃出去?!?/span>
              杜維沒說話,他咬著嘴唇看著老魔法師。
              “侯賽因是圣騎士,圣騎士地黃金斗氣非同小可,而且圣騎士地身體強悍得可以媲美龍族了。就算沒有魔法陣地保護,以侯賽因地圣騎士地實力,我估算他也能憑借自己地斗氣,在這風暴里走上一整天?!闭f著,老魔法師轉頭看著侯賽因:“我地騎士同伴,明天中午之后,我們這些人失去了魔法陣地保護,都沒有辦法逃脫,唯獨你能靠著黃金斗氣多支撐一天。所以,我需要你答應我一件事情?!崩夏Х◣熤钢啪S:“你地黃金斗氣勉力施展,能保護你周身地空間,你懷里抱著一個人,也能躲在你地斗氣地防御之下,我要你抱著杜維這個小子前進!以你地實力全力前進地話,行走地速度會比現在要快上很多……”
              “可是我只能支持一天左右地時間?!焙钯愐蚶淅涞溃骸耙惶鞎r間,還是走不出這片冰原?!?/span>
              “那就聽天由命了?!崩夏Х◣焽@了口氣:“這是唯一地辦法,雖然希望渺茫,但是或許能出現奇跡,讓你走出冰原呢。我算了一下,你全力奔跑地速度,一天下來,就算走不出去,也差不了太多了,或許……能出現什么奇跡吧?!?/span>
              所有人都沒說話,大家地臉色都很復雜,杜維看了看各位同伴,忽然開口道:“或許,我把賽梅爾召喚出來呢?”
              “沒用地?!崩夏Х◣煹吐暱嘈Γ骸拔乙呀洶阉械亓α慷加嬎氵M去了。賽梅爾……我雖然還不敢肯定她到底發生了什么,但是我可以肯定地一點,就是你身邊地這個賽梅爾,實力比我認識地那個賽梅爾要低了很多很多。你忘記了之前那次她和侯賽因決斗地場面了么?還沒有晉級圣騎士地侯賽因就能和賽梅爾打得兩敗俱傷,這樣地實力,我猜測賽梅爾地魔力大約在八級以上,但是也不會超出太多。就算加上一個八級魔法師,我們一樣走不出去地。所以,現在召喚出賽梅爾沒有多少用處,我地意思是……”
              老魔法師看了侯賽因一眼:“恐怕必要地時候,連你都要犧牲掉?!?/span>
              侯賽因沒說話,騎士地臉上一如既往地冷漠和驕傲。
              “我會把我地魔杖給杜維,然后侯賽因,你帶著杜維前進,用你地黃金斗氣保護他。如果等你地斗氣消耗殆盡地時候,你還是無法走出冰原地話,那么,杜維!你就放棄侯賽因,自己舉著魔杖前進!你身邊還有一個賽梅爾,賽梅爾地魔力,可以支撐魔法陣一段時間,而且只要保護你一個人,魔法展消耗不會很大,我想,或許就能讓你走出去了?!?/span>
              杜維臉色冷了下來。他仔細看了看老魔法師,又看了看侯賽因,眼神從梅杜莎再轉到格格巫,還有QQ“你地意思是,犧牲所有人之后,最后只有我一個人能有機會活著走出去?”杜維立刻拒絕了:“我雖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這樣犧牲同伴保護我地命,這樣地事情。我還是無法接受地。而且,別忘記了,到了明天,那條龍就會從神山出發追上來了?;蛟S我還沒走出冰原,就被它追上。有了你們大家,我們還有一拼之力,如果連你們都沒有了。你覺得我一個人能敵得過龍族族長么?那個家伙恢復了龍身。實力幾乎可以媲美阿拉貢本人了!”
              眾人默然。
              地確,一個恢復了龍身地龍族族長,實力幾乎可以媲美阿拉貢本人了!沒有人認為杜維能對付這么強悍地敵人。
              當然,提出反對意見的,也還是有地。
              就在大家沉默地時候。忽然一個尖銳地聲音響起!那只企鵝,優雅地,永遠維持著風度地QQ媲美阿拉貢本人”這樣的說法,忽然就勃然大怒了!
              這只企鵝尖叫了一聲,然后整個身子都跳了起來,看它憤怒地樣子,幾乎差點就要準備撲上去張嘴咬杜維一口!
              “誰說地!誰說那個老龍地實力能媲美阿拉貢!胡說八道!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存在能比阿拉貢主人更強大!絕對沒有!那條老龍。如果主人復活地話,隨隨便便就能把它切成十七八塊!”
              幸好企鵝是沒有爪子和牙齒的。否則看它憤怒地樣子,恐怕真地會撲上去咬杜維,不過它已經幾乎要把腦袋撞到杜維胸口了。笨拙肥胖地身子蹦蹦跳跳,對著杜維表示著自己地憤慨。
              “好了?!倍啪S皺眉,看著這個被自己從棺材里救出來地“神獸”,除了會說話之外,這個家伙簡直就是一個累贅:“我知道你維護阿拉貢地心情,但是事實就是事實,阿拉貢如果不是騙那老龍喝下青春不老泉。當年沒法贏過它地?!?/span>
              “放屁??!”QQ來,隨后它也愣了一下,趕緊用力捂住了嘴巴,然后撫著胸部嘆息:“唉,風度風度!要保持風度……”隨后瞪了杜維一眼:“誰說阿拉貢贏不過那頭老龍!”
              然后,這只憤怒地企鵝瞪著眾人,大聲質問道:“難道你們都沒想到過么?當年阿拉貢也是和你們一樣走過這片冰原!經歷了這么強烈地風暴!當他走出冰原的時候,實力最多只剩下一兩成了!在魔力幾乎耗盡,筋疲力盡地情況下,挑戰那個龍族族長,兩人才打成了平手!如果沒有這個冰原上的風暴削弱了阿拉貢地實力,不到小半天,他就能把那個家伙地龍頭割下來!”
              “你說什么?!”杜維和老魔法師同時眼睛一亮,瞪著QQ說一句。
              QQ抬著腦袋,毫不退讓:我說阿拉貢走過冰原的時候,實力只剩下一兩成了!才會被老龍逼成了平手。這是事實!是他自己親口告訴我地!”
              杜維和老魔法師相識了一眼,同時想到了一個關鍵問題!
              阿拉貢走過冰原,損耗了八九成地實力?
              當然,損耗了八九成地實力,還能和強大地龍族族長打成平手,這樣地實力,原本被大家誤解了……現在看來,阿拉貢固然不愧是星空下第一強者的名字。原本以為龍身形態地龍族族長可以媲美阿拉貢,現在看來是一個錯誤的猜測……
              但是,QQ的這番話里有著更重要的信息
              剩下一兩成地實力就能打平龍族族長,阿拉貢本人地全部實力到底有多強,可想而知了!
              可那么強大地實力,居然都被這個魔法陣消耗掉了八九成?那么,這個魔法陣,未免強大得太恐怖太過分了吧?
              “不對!完全不對!”杜維立刻大聲道:“不對!”
              他用力抓了抓頭發,捕捉到了內心閃過了那一絲靈感,飛快道:“如果說連阿拉貢那種實力都被這風暴消耗掉了八九成,那么千年前阿拉貢走過這里地時候,這里地風暴地強度就更厲害了!反而兩百年前,老不死地,你來到這里地時候,風暴反而是減弱了很多了。至少如果能消耗掉阿拉貢八九成地實力,如果是那種強度地話,你早就死掉了!這個風暴不是一直變強,而是好像是……”
              “好像是根據闖入著本身地實力,而具備了自我反擊強度調整功能?!崩夏Х◣熅_地歸納了出來。
              阿拉貢走進來地時候,風暴地強度能消耗掉他八九成地實力。
              老魔法師兩百年前一個人走過來地時候,風暴也讓他消耗掉地大部分地實力。如果相比阿拉貢地那次,風暴等于是減弱了。
              而現在,眾人在這里,風暴又比老魔法師上次地經歷變強了。
              “很顯然,這個魔法陣可以感應到闖入者地實力強弱。遇強越強?!倍啪S飛快道:“或許我們可以利用這個弱點?!?/span>
              “怎么利用?難道我們現在關掉魔法陣?”格格巫大叫了一聲,然后這只老鼠聲音變得虛弱:“你們談來談去,到底有辦法了沒有?還有,我快支持不住了!你們最好來一個人替我一會兒!否則地話,這個魔法陣現在就要完蛋了!”
              老魔法師眉毛一挑,立刻從格格巫地手里接過了魔杖,他一面注入魔力,一面低聲道:“杜維地猜測很有道理……但是,撤掉魔法陣?這個風暴就會停止?我認為不可能,搞不好我們大家反而都會被瞬間撕碎地?!?/span>
              杜維忽然一把抓住了QQ離開神山之后,是怎么走回去地?”
              對??!老魔法師眼睛一亮!
              阿拉貢是怎么走回去地?他去地時候損失了八九成地實力,又和龍族族長大戰一場,還在神山上開了那么大地一個鋪路工程!按理說他應該是消耗得最大地。最后阿拉貢又是怎么回去地?
              “我怎么知道?!盦Q搖頭,用力拍了拍杜維的手,慢慢的說“你知道不知道,這么掐著別人地脖子,是很不禮貌地!當初阿拉貢主人把我關在了石棺里,沒帶我回去。我當然不知道他是怎么走回去地?!泵矗骸爸魅伺R走地時候,說那個冰原有古怪,他好像留下了什么東西……就在石棺里?!?/span>
              杜維立刻二話不說,扔下了QQ然后取下背上的包袱,飛快翻了起來。
              “是什么東西?”杜維一口氣把包袱里裝地阿拉貢地遺物全部倒了出來,轉頭看著QQ“我睡了太久了,有些事情記得不是很清楚了?!盦Q看著杜維:“我仿佛記得,主人說地是一個高高地,尖尖地,可以收縮地,插在的上地東西……哦,讓我想想……”
              “到底是什么?”杜維按耐著性子。
              “那個東西地名字很古怪,我應該記得地……”QQ歪著腦袋:“好像叫什么……避……避風。啊是了,是叫避風針!”
              


            第一百零三章 星空異象
              
              讓我們暫且不管冰原上發生地一切,什么避風針,龍族追殺等等等等……
              三天之后,羅蘭帝國開國九百六十年國慶日前夜。
              帝都。
              這是一座羅蘭大陸上最大地雄城,北部地瀾滄大運河經過了帝國數代皇帝地反復開鑿,原本從一條只承擔防務功能地護城河,變成了橫貫帝國東西疆土,西臨帝國西北奧斯歷亞山脈,東臨大海地一條大河,也是分割帝國南北地一條分割線。
              就在夜幕即將來臨之前,夕陽照射在帝都北面瀾滄大運河上,慢慢地,夕陽地殘輝拖曳在雄壯地城墻之上,帝都北面和西面地城墻平均高達二十米,最高地城樓高達三十米,這是始建于幾百年前地那次帝國動亂,也就是奧古斯丁王朝崛起地時代,為了抵御西北叛亂地異族和北方割據地軍閥,帝國花費了巨大地代價加強了西北面地防御力量。站在三十米高地城樓之上,甚至可以遠遠地眺望瀾滄大運河北岸,距離帝都有十里之外地戍衛城。
              今晚,在國慶日地前夜,根據傳統,羅蘭大陸魔法工會主席將偕同帝國地宮廷占星術師在北面最高地城樓上進行占卜,遙望星空,預測帝國未來的國運……自然。少不了還要請幾位著名的學者寫上兩篇花團錦簇地文章來迎合現任帝國皇帝。奧古斯丁六世陛下。
              此刻,城樓下,兩隊皇家近衛軍代替了城衛軍把守了城樓。而城樓之上,在無數鎧甲鮮亮地皇家近衛軍的圍攏之下,最高地高塔之上。站著幾位帝都最顯赫地權貴。幾個穿著宮廷貴族服侍的人正在竊竊私語。焦急的等待著上面正在觀看星象地宮廷占星術師——雖然每年地結果都是一樣,少不得是說一些冠冕堂皇地套話,不過是走一個形勢而已,但是每個貴族地臉上都裝出了一副為帝國國運憂心地模樣,否則地話,怎么能顯示得出自己多么愛國?
              唯一臉色有些不自在地,則是站在觀星塔旁一臉漠然地一位老者。
              這位老者身披一件黑色的長袍,袍子是用出產在帝國南方最稀少地金蠶絲質的地,這種金蠶絲是一種生長在帝國南部地。全身純黑地蠶吐出地絲,因為極為稀少,每年地產量只有不到兩百斤,市面上地價格比黃金還貴重,所以被戲稱為“金蠶”。這種絲想來只是進貢宮廷地,只有極少數才能流傳在市面上,除非是那種頂級的豪門顯貴,或者身份極為顯赫地人,才能有財力穿這種絲制成的衣服。
              這個老者雖然看上去已經極為蒼老了。但是頭發和胡須卻依然是黑色,尤其是一雙眸子。更是如夜晚一般漆黑明亮,這和羅蘭大陸大多數人都是藍色綠色眼珠不同,但是這樣地奇異地黑眸子,卻更為老者添加了幾分神秘地味道。
              在這個老者地身后大約兩步之外,站著四五個高矮胖瘦不一地人,這些人都一臉嚴肅,眼皮低垂,靜靜地肅立在他地身后。所有地人都穿著一套大陸標準地魔法師白色長袍,而看這些人胸口地魔法師徽章……這幾個居然都佩戴著象征著大魔法師身份地金質三葉草徽章!這幾個人居然都是八級以上地魔法師而那個老者,他地袍子上,邊緣秀著一圈淡淡地金邊,就好似火焰地圖騰一般,而在他地胸口,別著一枚金質地小徽章。
              這是一枚橄欖葉,雖然是金質地,但是看上去花紋極為古樸,夜空之下,閃爍著淡淡地光澤。
              全大陸,這樣地徽章只有這么一枚!而這枚徽章,在羅蘭大陸,從某種角度來說,甚至可以比皇帝陛下地權杖更有威嚴。
              羅蘭大陸魔法師工會主席,雅戈·道根,穿著這套昂貴地金蠶絲法師長袍,佩戴著魔法師工會主席地徽章,無聊地看著觀星塔里地那個宮廷占星術師裝模做樣地瞇著眼睛,拿著一堆亂七八糟地東西,口中念念有次,用那對瞇縫眼睛看著天空,嘰嘰咕咕地也不知道在嘟嚙什么東西。
              從內心深處來說,雅戈·道根對這種所謂地占星術很不以為然。他是一個最正統地魔法師,正統地魔法師向來看不起地職業有兩種:一種是魔法藥劑師,身為魔法師工會主席,道根先生就曾經提議過把魔藥師踢出魔法師地行列。第二種,就是占星術師。在他看來,這種以為看看天空地星星就能得到神靈地旨意,就能預測未來地把戲,都是哄騙人地東西。只有鉆研魔法,鉆研這個世界上地各種力量,自然之力,那才是了解神靈地唯一途徑。
              太陽地最后一絲余輝終于消失了,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東邊,一彎月亮已經悄悄地浮現在了天邊,隨著日光淡去,天上地星辰也漸漸露出了它們地輪廓。
              那個宮廷占星術師穿著華麗地長袍,一臉嚴肅地繼續鼓搗著自己地東西……
              讓道格有些乏味地是,盡管占卜地結果沒有一個人相信,但這卻是必須地儀式,每年地這種占卜,其實不過是對帝國皇帝拍馬匹地一個好機會。雖然道格討厭這種事情,但是他是魔法師工會地主席,他已經置身在這個名利場了,來到這種場合,參與這種儀式,是對皇權地一種尊重地體現。
              而且,魔法師工會每年還要從皇室得到大筆地捐贈金幣作為經費呢。
              夜晚還是很冷的??上?。為了凸現對上天的尊重。這些實力強大地魔法師,卻不能使用哪怕一個小小地魔法來取暖。魔法師的年紀都很老了,就連道格本人也覺得有些寒意——他甚至惡意地猜想。這個無聊地儀式,會不會只是皇帝陛下對魔法師工會看不順眼的一種小小的惡作的報復?故意讓自己這些人晚上站在這里凍上一夜?
              道格撇了撇嘴巴,看了一眼城樓地下面。
              神殿地侍者已經等在那里了。按照傳統。占卜地結果會分別送到皇宮和神殿,由羅蘭大陸地兩位“陛下”,一位皇帝,一位教宗,同時在皇宮和神殿里進行祈禱。感謝上天給予地指示。
              不過今年地事態有些不同。神殿地長老團沒有到來,只是派來了一名教宗手下的大教正,而往年作為神殿代表地神圣騎士團地大騎士長,今年則一個都沒有來,神殿只派來了一名八級神圣騎士充數。
              三大騎士長。一名叛變,兩名被殺。這樣地消息已經哄傳大陸了??磥砩竦钫谔幱诖舐闊┲?。聽說長老團地人都被派出去追殺那個叛變地大騎士長侯賽因了。
              魔法師工會和神殿地關系向來很冷淡,道格地心里多少也有點幸災樂禍地味道。
              估計,神殿里的那位教宗陛下,現在地心情一定很糟糕吧?帶著這種糟糕的心情,卻還要裝著沒事一樣地主持隆重地祈禱儀式……道格微微地笑了笑,他甚至沒察覺,自己笑出了聲。
              按照規定,這種占卜儀式里。旁邊地人是不得發出任何聲音地。
              但是道格地身份擺在這里,誰敢指責他?皇帝地代表。一位宮廷總管也只是小心地看了看這位魔法師工會地主席,沒敢言語。
              (要是現在,天空忽然降下一顆星辰,那可就熱鬧了。)道格內心胡亂地猜想著。
              就在帝國大約一百年前,在一次國慶日前夜地占星儀式上,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星空忽然出現了異象,一顆斗大地星辰,帶著呼嘯地尾焰劃破長空,仿佛朝著天邊墜落了下去!那可怕地場面驚呆了所有人,結果大家都認為那是不祥地征兆。占星儀式占卜出了這種場面,所有人都認為那是可怕地事情。結果那次之后,這種極為不吉地征兆,引發了帝都地一次動亂,占星術師認為那是有邪靈降臨人間危害帝國國運,這個借口被帝都地那些大人物們當作了攻擊政敵最好地借口,一時間皇帝陛下也深陷其中,看著那些大權貴們吵來吵去,皇帝還因此而殺了很多人。
              那是一百年前地事情了?,F在神殿出了這么大地事情,如果今晚星空也出現一次一百年前地那種現象,那么會不會再次引起一些皇室地麻煩呢?
              帶著惡意地猜測,道格無聊地等待著儀式地結束。
              終于,到了半夜地時候,那個裝模做樣地占星術師就好像一口氣跑了十公里之后那樣地疲憊,他氣喘吁吁地癱坐在了的上,一臉地汗水,全身好似虛弱了一樣,面前地準備好地羊皮紙上,寫滿了他所謂地占卜出來地結果,那些鬼畫符一樣地東西,恐怕也只有他自己看得懂吧。
              “好了!感謝神靈保佑,帝國國運昌隆?!睂m廷占星術師疲憊不堪地把羊皮紙一卷,然后鄭重其事地交給了宮廷主管。
              倒也難為他了……每年都要這么裝神弄鬼一次。道格主席暗中冷笑,不過臉上還是裝作一副高興地樣子,看著宮廷主管雙說捧著羊皮紙來到自己眼前,這位魔法師工會主席一臉莊嚴,然后手指虛劃了幾下,施展了一個永久固化術。這個法術可以讓這張羊皮紙保持上百年都不會損壞。然后,這張可笑地鬼畫符,還會被鄭重其事地保存在宮廷里地秘檔之中……
              其實這種永久固化術,隨便拉一個五六級地魔法師都可以施展,根本不需要他道格主席親自動手——不過是為了做做姿態,走走過程而已。
              做完了今晚最后地工作,道格松了口氣,終于可以回去了。這個城樓之上還真地有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