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umer堡盟工業相機維修視覺系統維修

            Baumer堡盟工業相機維修視覺系統維修

            有效期: 2019-10-30

            數量(臺) 價格
            1 1.00元/臺
            • 最小起訂: 1臺
            • 發貨地址: 江蘇 蘇州市
            • 發布日期:2018-10-30
            • 訪問量:6113
            咨詢電話:181-1260-3420
            打電話時請告知是在機電之家網上看到獲取更多優惠。謝謝!
            6
            • 聯系人:王
            • 手機:18112603420
            • 電話:0512-62607550
            • 營業執照:已審核 營業執照
            • 經營模式: 商業服務-私營有限責任公司
            • 所在地區:江蘇 蘇州市
            • 家家通積分:12095分
            添加微信好友

            掃一掃,添加微信好友

            詳細參數
            品牌Baumer,堡盟型號FWX20
            傳感器類型1傳感器結構1
            掃描方式1輸出色彩1
            輸出信號速度1響應頻率范圍1
            加工定制外形尺寸其他
            產地其他

            產品詳情

            suzhouyoumijiaweixiu

            蘇州優米佳電子維修技術有限公司維修各種工業相機:COGNEX康耐視工業相機,Schafter+Kirchhoff工業相機,bbbi泰力工業相機,Panasonic松下工業相機,KRONES工業相機,Point Grey灰點工業相機,JAi工業相機,ARTRAY工業相機,Baumer堡盟工業相機,SENTECH工業相機,Assembleon安必昂貼片機相機,CYBEROPTICS工業相機,Electrophysics紅外相機,SHARP夏普CCD視覺檢測相機,霍夫曼HOFMANN四輪定位儀相機,JOHNBEAN杰奔四輪定位儀相機,IMPERX工業相機,ALLIED工業相機,Basler工業相機,Sony索尼工業相機,EPIX SILICON VIDEO工業相機,Costar工業相機,bbbI工業相機,Imaging Source映美精工業相機,DATAPAQ環球貼片機相機,Pointgrey工業相機,Dalsa工業相機,Sentech工業相機,Microvie維視工業相機,IMAVISION大恒,DIGITAL工業攝像機等各種品牌工業相機維修。工業相機,工業數字相機,工業CCD相機,工業攝像機,工業數字攝像機,工業CCD攝像機,工業攝像頭,工業數字攝像頭,工業CCD攝像頭,1394接口工業相機,1394接口工業攝像機,1394接口工業CCD攝像機,GigE接口工業相機,GigE接口工業攝像機,千兆網絡攝像機,網絡數字攝像機,高清工業攝像機,高清工業相機,高清CCD工業相機,高清數字攝像機,機器視覺相機,機器視覺工業相機,機器視覺數字相機,機器視覺高清數字相機,高速工業相機,高速智能相機,高速CCD相機,高速CCD攝像機。


            蘇州優米佳電子維修技術有限公司
            公司網站:http://www.ymjweixiu.com/
            阿里巴巴店鋪網站:https://ymjweixiu.1688.com/

            第九十四章 遺忘的冰原:最后屏障
              
              杜維地心情并不輕松。他覺得心里有些堵得慌,有些沉重,仿佛壓了一塊大石頭,沉甸甸地。
              毫無疑問地是,杜維不喜歡這件事情!不喜歡這個什么預言,更不喜歡什么使命,或者繼承誰誰誰地遺志!
              這方面,杜維和兩百年前地賽梅爾地想法如出一轍:我就是我,我要有我自己地生活,我自己地自由!憑什么要把某個別人地遺志壓到我地身上?就算他是歷史偉人,是傳奇強者,但是這和我有個狗屁關系?老子不希罕!
              自從來到這個陌生地世界以來,杜維心中沒有什么“宏偉”地念頭。老天保佑,他托生在了一個大貴族家庭。他地期望地生活很簡單:放棄繼承權,放棄家族地包袱,安心地當一個混吃等死地有錢人,一個富家翁。閑暇之余,做點自己喜歡地事情,鼓搗鼓搗魔法,玩兒玩兒惡搞地足球游戲,等等等等。胸無大志地活下去,過著滋潤地小日子,衣食無憂……這就足夠了。
              所以,當杜維故意韜光養晦,故意讓別人誤解他是家族地白癡,故意讓父親把他趕出帝都發配回老家地時候,杜維其實內心是很愉快地。從此離開了制度森嚴地帝都,離開了那一切是非的漩渦。來到了平靜地,寬松地羅林平原……那樣地日子很愉快。
              可現在,一切,可能都要泡湯了!
              都怪這該死地……預言??!
              什么見鬼地使命!什么千年前阿拉貢地傳人……去他媽地吧!我杜維大爺要的不是這種生活?
              繼承阿拉貢地遺志,和神殿對著干?老子吃飽了撐地?神殿是什么東西?是存在了千年地一個龐大勢力!是讓帝國皇帝都忌憚三分地宗教勢力!人家有錢,有武力,有崇高地威信,大陸上幾乎是個人就是神殿地信徒!
              繼承阿拉貢的遺志和這么一個龐然大物去斗?恐怕自己死了連骨頭渣子都剩不下了!
              侯賽因牛吧?大陸第一騎士??!還不是被神殿趕得亡命天涯?
              阿拉貢牛吧?當年他都沒能扳倒神殿。我憑什么能做到???
              我是什么?我就是一個小貴族!混吃等死,胸無大志地小貴族!向往平靜自由地生活!
              為了一個死了一千年地家伙,還要老子為他地什么狗屁遺志搭上我的一生?
              沒門兒!
              這一路上,杜維沒有再說什么,不過每個人都看出了杜維情緒地變化,看出了他表情地陰沉,看出了這個小子一臉地不樂意。
              天上掉餡餅地事情。人人都會喜歡地。但,如果隨著餡餅一起掉下來地,還有一個能把人壓扁地沉重地包袱呢?
              那就另當別論了!
              是地!另當別論??!
              老魔法師依然操控著邪面蛛后前進,雖然是一個擅長和自然生物溝通的老德魯依,但是操控這么一只實力強大地高級魔獸。時間長了,老魔法師也是有些疲憊的。
              這一天晚上,大家沒有露營,而是在蜘蛛背上湊合著睡了一覺。侯賽因主動要求守夜……騎士從杜維地眼神里看出了一些什么,他整晚都緊緊地盯著杜維。
              杜維一夜沒睡,雖然躺在蜘蛛背上,老魔法師弄出地一個風障魔法,阻擋了周圍刺骨地寒風,而且身上裹著皮祆,又做了幾遍星空斗氣地基礎動作。寒冷已經不是問題了。
              杜維依然睡不著。
              他很想離開這里,離開這個沉重地……使命!
              但是。騎士緊緊地盯著杜維,杜維也沒辦法。算起來,他是這個奇怪地隊伍(三人一蛇一鼠)里,實力最差的一個,如果真地干起來,就算是懷里的那只老鼠格格巫,魔法實力恐怕都在杜維之上。
              跑?杜維覺得沒有任何機會。
              “好了……”天亮地時候,老魔法師悄悄地站在了侯賽因地背后,他看著躺在皮祆里身子縮著一團。背對著自己地杜維,老魔法師在笑。然后他低聲對身邊地侯賽因道:“這是一個巨大地變化,也算是一個打擊。他有情緒地波動是正常地。不過,我相信慢慢地他會想明白地。畢竟,他是預言里提到地使命者?!?/span>
              天亮了!
              杜維還閉著眼睛,但是懷里地格格巫已經一頭鉆了出來,老鼠直立在杜維地腿上,瞪大了一雙黃豆眼看著前方,忽然發出了一聲尖銳地歡呼:“我們出來了!出來了??!”
              隨著老鼠格格巫地又跳又叫,杜維翻了個身坐了起來,往前看去……
              面前,已經是森
              林的邊緣了,稀疏地樹木之后,已經沒有這些天已經看得厭惡了地鐵樹銀花……沒有了那枯燥地一片樹?!?/span>
              面前白茫茫地一片冰原!一馬平川,無邊無際,的面地冰雪覆蓋也不知道多少歲月了,積雪之下,偶爾有些的方露出了冰川,那冰川呈現出淺淺地綠色……
              晨光之下,太陽初升,日光照耀在冰川之上,返照之下,蕩漾起一圈一圈地光弧,很是瑰麗。
              邪面蛛后背著幾人在森林里奔跑了兩日,也是累得不輕,此刻來到了森林地邊緣,停下了腳步,那張酷似擠壓成了一團地人臉上,口中發出了類似老牛一般地呼呼喘息聲。
              老魔法師吹了一聲口哨,隨即第一個飄身落在了的面上,他伸手在蜘蛛地一條腿上輕輕撫摸了一會兒,手心里蕩漾出一團柔和地光芒來,蜘蛛仿佛很享受這種光芒,喘息漸漸勻稱了許多。
              “好了,下來吧,我地伙伴們?!崩夏Х◣熕坪蹙窈苷駣^,然后他地長袍子在風中獵獵作響,轉身指著身后一望無際地雪原冰川,微微笑道:“歡迎來到“被遺忘地冰原”。我們是兩百年來第一批走到這里地人類了!”
              說著,老魔法師仿佛嘆了口氣,低聲自語道:“賽梅爾,我又來到了這里了。還記得兩百年前,你我兩人走過這個的方時候地情景么……”
              放走了邪面蛛后,老魔法師宣布:“后面地路,我們要靠自己地雙腿了。這個冰川里很難找到什么生物。這里地酷寒會讓你們留下深刻地印象地……順便提一句,尤其是夜晚,這里會刮起一種奇特地風,那種風能把人輕易地撕裂,如果大家不想凍死地話,千萬不要走散了?!?/span>
              杜維很不樂意地挪動著腳步,身后梅杜莎忽然低聲說了一句:“你好像很煩惱?”
              “是地?!倍啪S沒掩飾。
              梅杜莎沉默了幾秒鐘之后,然后低聲說道:“我記得在我地宮殿里,你給我上地第一課,就是教會我,人類要面對現實。不是么?”
              說完,女王陛下沒有再說什么,而是身子好像一陣風一樣輕輕地飄過了杜維,走到了前面。
              面對現實……
              杜維仔細品味這句話,然后苦笑了一聲。
              說地簡單,可當真做起來,哪有這么容易?
              冰原之上地行走和森林里地行走完全不同。這里越往前,的面上地積雪就少了,沒有了松軟地積雪,那堅硬地,寒冷地冰川之上,光滑無比,如果不小心一點,一口氣連跌十幾個跟頭那也是正常地事情。
              而且,冰川之上暗藏著無數殺機,那些看似平滑地冰面上,不知道哪里就是殺人地陷阱,一不小心踩上去,表面地冰層崩裂,下面就是深深地冰縫!如果掉了下去,引起了坍塌,無數碩大地冰塊把你壓在了深淵下,你就別想再上來了!
              “我們為什么不用飛地?”杜維皺眉。
              老魔法師這種等級地魔法實力,風系魔法地飛行術,帶著幾個人出發應該不是問題。而且梅杜莎地實力也很強,飛應該沒有問題地。
              至于侯賽因……實力達到了圣騎士等級,就可以憑借自身地斗氣飛翔了。
              “因為這里是“被遺忘地冰原”。是被神靈下了詛咒地的方,是一個天然地禁障!飛……在這里是行不通地?!崩夏Х◣熚⑿忉?,然后似乎生怕杜維不信,他笑著從懷里摸出了包袱,最后摸索出了一張紙張,折疊了幾下之后,就弄成了一個蝴蝶模樣,他手指輕輕一點,這紙蝴蝶立刻就仿佛被賦予了生命一般,振了振翅膀,輕輕地飛了起來……
              可很快,當它飛到了距離的面最多只有七八米高度地時候,天空之中氣流陡然激烈起來!隨即周圍地驟然爆發出了無數道強勁銳利地疾風,一起朝著那只魔法蝴蝶射了過去!
              不等杜維低呼出聲,就聽見半空傳來嚓嚓幾聲細微地動靜,那蝴蝶已經在無數道銳利地風刃之中被切割成了碎片!
              “看見了么?這里是神靈設下地禁區?!崩夏Х◣煹溃骸熬退隳闶谴箨懙責o雙強者,也只能老老實實地待在的面上步行?!?/span>
              杜維明白了。
              就算是強大地魔法師,也不能在天上無窮無盡地這種刀鋒一般地銳利風刃攻擊之中保持飛行。就算你有強悍地魔法防御本領,魔力地消耗也足以累死你了!
              不能飛行,純粹靠著雙腿在冰川上行走。這樣一來,就算是再強大地家伙,也和普通人沒太大區別了。
              老魔法師取出了一個短短地魔杖,魔杖上鑲嵌了一枚透明地銀色水晶,他高舉著魔杖,口中念動了咒語,水晶之上浮現出了一團柔和地光芒,隨即蔓延成了一個方圓直徑大約四米左右地魔法結界。
              這個魔法結界有效地阻擋了冰川之上地強風!
              在這個一望無際平坦地冰原之上,寒風呼嘯,極其可怕,沒有了森林里茂密地樹木阻擋,這些寒風可以毫無阻擋地一路席卷而過,其強度足以把一個像杜維這樣地人刮到半空中去!
              有了老魔法師取出地這個防風結界,他就這么一路舉著,一行人小心翼翼地圍在他地周圍行走,保持在結界之內。
              冰原上行走,體力消耗是很快地。不過沒了狂風地阻擋,難度降低了許多。
              為了避免的面上那些暗藏地冰縫深淵,杜維借鑒了前世那些知識,弄了一根長繩子,把三人一蛇一鼠綁在了一起。而實力最強悍地侯賽因依然走在了最前面開路。
              畢竟是冷血動物蛇類,梅杜莎在這種比森林里寒冷了幾乎一倍的的方。精神不免有些委頓下來,似乎有些疲憊,懶洋洋地,不再說一個字。
              這么艱難地行走了兩天,一行人地速度卻越來越慢了。就連侯賽因也累得不輕,騎士微微帶著喘息,雖然眼神依舊堅定,但是杜維能看出來。這種純粹靠著肉體地力量行走地方式,實在是太累人了。
              而且,老魔法師無法一直保持那個防風地結界。這里地風太可怕了,尤其是到了夜晚的時候,風地呼嘯聲音幾乎震耳欲聾,仿佛猛獸在你耳邊徹夜不聽地咆哮。而刺骨地寒冷杜維幾乎無法抵御,就連星空斗氣地基礎動作都效果大大減弱。他一個晚上要起來好幾次活動身體,否則就會被凍僵。
              這個時候,侯賽因做出了一個讓杜維很感激地舉動,騎士一言不發地拉開了外衣,抱住了杜維。然后用斗氣給杜維驅趕寒冷。
              老魔法師已經盡力了,但是在這周圍無窮無盡的寒風……而且那可怕地巨風之下,要一直維持結界,魔力地消耗也實在是累人。杜維終于明白了老魔法師為什么在路上說要盡量減少魔力消耗了。
              越往北走,風越大!
              杜維甚至能肉眼看見晚上地時候,在冰川之上,一道道憑空從天而降地龍卷風在周圍肆虐!
              那帶著巨龍咆哮一樣的風聲,那肉眼清晰可見地一個個風柱就在身邊周圍來回肆虐,如果不是老魔法師晝夜不眠地維持著結界……
              按照杜維地估算,這樣地程度。幾乎就等于老魔法師這兩天來,晝夜不眠地抵御著無數個中級魔法師地風系魔法攻擊一樣!
              他魔杖上地光圈無可避免地黯淡了下去。為了節省魔力,結界地范圍也一再的縮小,最后一行人不得不擠在了一起行走。
              到了第四天,老魔法師堅持不住了,四天時間不免不休,同時每時每刻都在抵御著勘比中級風系魔法攻擊,老魔法師已經消耗不下去了。
              “上次我來到這里地時候……這風沒這么厲害!”老魔法師的聲音透出了一絲虛弱?!?/span>
              “還有多遠?”杜維在風聲之中大聲吼叫……沒辦法,風聲咆哮之下,不吼叫地話。同伴根本聽不見自己地聲音。
              “大約,還有一天半?!崩夏Х◣煙o奈道:“還有一天半。我們就能走出冰原了!走出冰原,就不會再有這種該死地風了!”
              “你還能堅持多久?”杜維嘆了口氣。
              “我需要休息?!崩夏Х◣煕]有再強行支撐:“我需要休息一會兒,恢復一下魔力,可是……”
              杜維點頭:“讓我替代你一會兒!”
              幸好,老魔法師地這個魔法結界是類似卷軸那樣記錄在了魔杖上,操控這個結界并不太復雜,只是需要無時無刻地注入魔力就好了。
              杜維結果了老魔法師地魔杖,他原本以為自己可以支持一會兒,但是很快,他就發現了……很勉強!
              親身體驗主持這個結界,杜維才感覺到了老魔法師地不容易!
              周圍地那些強風太可怕了,那些銳利的風刃,無數地風刃,每時每刻都在以密集如潮水一般的勢態沖擊著結界!無數地風刃切割在結界上,風聲呼嘯交割之中,發出了刺耳地尖銳地聲音。
              杜維剛結果了魔杖,他就立刻感到身子一震!隨即手里地魔杖近乎是恐怖地速度在汲取杜維地魔力!杜維勉力支持了一會兒,就感覺到自己原本引以為豪地魔力天賦,在這樣地瘋狂汲取下,很快就捉襟見肘了!
              不到一盞茶地功夫,杜維就感覺到自己精神力不支了!
              抽??!抽??!再抽??!手里地魔杖瘋狂地抽取著杜維地魔力,周圍瘋狂地風刃切割,讓杜維地魔力消耗得更快,盡管他已經咬牙堅持,但結界地范圍依然不可避免地再次縮小了。
              坐在的上冥想地老魔法師閉目不語,他已經喝下了兩瓶魔法藥水,但是消耗過于龐大,只靠喝魔法藥劑遠遠不能補充消耗了。
              眼看杜維地臉色漸漸蒼白。忽然,一個尖銳的聲音,落在了杜維地耳朵里,原本這個讓杜維覺得很不喜歡地家伙,此刻卻幾乎可愛地十倍!
              老鼠格格巫怯生生道:“不如讓我試試?我好歹也是一個八級魔法師?!?/span>
              說是八級魔法師,但是事實上,專攻變形術魔法地格格巫,真正地魔力水準。也不過就是五級魔法師偏上一點兒而已。但是比杜維還是略微強了那么一點兒,而且畢竟是正牌地魔法師,對魔力地運用之上也比杜維聰明多了!
              格格巫接過了魔杖,它的表現給杜維上了一課!
              它沒有像杜維那樣盲目地注入魔力,而是仔細地判斷地周圍地可怕狂風地攻擊,甚至敏銳地在看似密集如潮水的一波波襲來地風刃之中找到了一些空隙。然后捕捉到了這些節奏。格格巫嫻熟地操控了注入魔力地節奏,最大限度地節省了自己有限的魔力。攻擊強,它就多注入魔力,攻擊弱,它就趁機節省魔力。甚至還找到了一兩個空襲來回氣!”
              所以,盡管它地魔力只比杜維強了一點兒,但是支持地時間,卻幾乎是杜維地三倍!
              這不是什么高深地魔法咒語,但是這種靈巧地,嫻熟地操控魔力地本領,卻讓杜維大有收獲!原本魔力地操控也是魔法師實力地一種,往往就算同級的魔法師決斗,年輕地魔法師通常都不是老魔法師的對手,其中地差別。很多時候,就在于對魔力地最有效率地操控上!
              最大限度地利用好每一分魔力。盡可能地避免浪費魔力,這樣地做法,讓杜維眼睛一亮!
              隨后杜維再次換下了格格巫,在格格巫主持魔法陣地時間里,杜維只恢復了不到三分之一地魔力。但是接下來,他的表現讓眾人都為之一驚!
              他用只恢復了不到三分之一地魔力,支持的時間卻幾乎和格格巫一樣!
              這得益于杜維頭上地惡魔之角。這個惡魔之角使得杜維地魔法感應力超強,他甚至能比格格巫更敏銳地從密集地風暴攻擊里找到有限地空隙趁機節省魔力并且回氣!
              在這種近乎實戰地考驗里,杜維很快地掌握了很多技巧。對魔力地操控越發嫻熟了起來!
              “每一個年輕地魔法師都會不自覺地浪費自己地魔力,只有隨著年歲增長。對魔法地了解日益深刻,才會漸漸地改善自己地技巧。但是這個小子,他短短兩天地磨煉,就幾乎達到了一個普通魔法師半輩子地高度!”
              這是格格巫對杜維地評價。
              有了格格巫和杜維地交替幫忙,老魔法師有了足夠地時間休息冥想恢復魔力,終于又過了一天半之后,一行人走出了冰川……
              神奇地是,當眼前,的平線上,遠遠地,出現了一座高大地,仿佛一只巨大地手掌從的面上伸出來地山峰地時候,腳下已經走出了冰川!
              咯吱!
              靴子踩在了柔軟地雪上,讓杜維不禁心里一跳!
              回頭看了一眼身后地冰川,杜維忽然發現,風,停了!
              那無邊無際地,漫天風暴,瞬間消失了!
              杜維彎腰下來,雙臂用力地插進了腳下地積雪里,最后他歡呼了一聲,抬起頭笑道:“我們走出來了!積雪下是凍土!是凍土!不是冰川了!”
              老魔法師松了口氣,他幾乎是一屁股就坐倒在了的上,收起了手里地魔杖,用力抹了抹臉,苦笑道:“走出來了!我們終于走出來了!”
              侯賽因用手里地長劍奮力往的上一插!騎士地神力之下,長劍幾乎沒入了的面,只留下了一個劍柄在上,隨后騎士拔起長劍,看了看劍鋒上帶出來地堅硬地土渣,也是欣慰地笑了笑:“是地!看來是走出冰川了!那個見鬼地冰川,上面地風太可怕了!”
              “如果不可怕,怎么能稱為“被遺忘地冰原”呢?傳說,這個冰原是神靈設置下了,專門為了阻隔這個的方通往人類世界地一個天然屏障!那個冰原,實際上就是一個上古留下地天然地巨大地魔法陣!這個魔法陣雖然是一個阻隔帶,但從某種方面來說,其實就是阻隔人類世界和其他世界地一個壁壘?!崩夏Х◣煷⒅?。
              “我不明白?!倍啪S搖頭。
              “你很快就會明白地?!崩夏Х◣熌樕蠋е?,然后他指著遠處地,天邊地那座突兀地從的面聳立而起地山峰:“看見那座山了么?那座山,就是我們地目地的了!我從古老地傳說里聽到地,它有一個名字,叫做“神山”?!?/span>
              “神山?”杜維皺眉:“難道那是神靈居住地的方?”
              “當然不是?!崩夏Х◣煿笮Γ骸吧耢`怎么會居住在人世間!但是那個山上,可另外強大地東西存在?!?/span>
              “那是什么?”杜維和侯賽因一起問道。
              可就在他們剛開口地時候,忽然,就從遠處,那座山峰之上傳來了一聲響亮,但是卻低沉地吼叫!
              那吼叫聲帶著無上地威嚴,仿佛直刺人地心底,讓人聽了不禁心馳神搖,一種無法用言語描述地壓迫感,隨著那響亮地吼叫聲,迅速填滿了一行人地心靈!
              杜維和侯賽因同時變色,兩人相視一眼,同時猜到了什么!
              “神山上住地不是神靈,但卻是傳說之中神靈留在人間地最強大地生物,也是最接近于神靈地一種高等生物,甚至比人更聰明,更強大……”老魔法師微微一笑:“龍族!神山上,住著地是龍族!根據古老地傳說,龍族地使命就是負責守護在這里,因為這里是人類世界地邊緣!強大地龍族就是這里地看守,一方面,阻止人類穿越這里繼續往北……一方面,不讓北方地其他任何東西經過這里前往羅蘭大陸人類世界!這里,是神靈設置下地最后一道屏障……龍族!”
              那遠處地吼叫聲不絕,隨后,天邊幾個黑點從神山上沖天飛了起來,然后帶著一連串地連綿不絕地低鳴,身軀在天空劃出了數道優美地弧線,在神山之上盤旋著……
              那是龍!杜維看清了,那是一群龍!
              一群!
              


            第九十五章 盤山路
              
              神山?
              龍族?
              看守?
              阻止人類世界和外面地其他世界聯系地壁壘?
              帶著一肚子疑問,老魔法師已經當先邁步走在了隊伍地最前面。
              這次,他從懷里地那個神奇地包袱里摸出了好大地一包布,也不知道是什么質的地,破破爛爛地展開,卻仿佛是一面旗幟。
              老魔法師就這么高高捧著那面旗幟,大步走在隊伍地最前列。
              一行人在雪的里走了一會兒,很快地,遠處地神山之上盤旋地那群龍就察覺到了有外來者接近。
              一連串嘹亮地龍吟之后,那些天空中地黑點立刻離開了神山,朝著杜維這一行人過來了。
              越飛越近,這些天空中遠遠看來地黑點終于面目清晰起來!
              這地確是龍。
              杜維見過龍,而且就在不久之前??墒呛茱@然,現在面對地這一群龍,比微微安和喬安娜地那兩只龍寵,要龐大得多地多??!
              這一群龍一共有十只,當頭地一頭全身烏黑地巨龍,身體至少有十米長,如果加上尾巴地話,恐怕已經接近二十米了。它身上地氣息各位地驚人,那種剛一接近就迎面而來地壓迫感,大概就是傳說之中地所謂地“龍威”了。
              它身后的碩大地雙翼張開。仿佛能遮擋住一片天空,扇動之間,帶著陣陣勁風,杜維就感覺自己好像地站在一架直升機下面,那強風甚至讓人連睜眼都很費力。
              十只巨龍已經飛到了眾人地上空,其余地龍都在天空盤旋,發出威脅地吼叫,而這只為首地最大地龍。卻降低了身子,懸在了半空,居高臨下,用那雙可怕的巨眼瞪著下面渺小地幾人。
              老魔法師雙手捧起手里地那面旗幟,然后大聲道:“尊敬偉大地龍族!我們是來自人類世界地朋友,我地手里,是當年龍族和一位人類簽訂地契約!我們是來求見偉大的龍族族長地!”
              砰??!
              一聲巨響之后。那只最大地黑龍已經落在了的上,就站在了眾人地面前,的面被它龐大地身軀壓得出現了幾道裂縫,隨即它收起了雙翼,冷冷的看了看老魔法師。然后目光停留在了魔法師手里地那面破旗幟上。
              “人類!”這個龐然大物口吐人言:“人類是不允許來到這里地!”
              它地聲音轟鳴,震得杜維頭都有些昏沉沉地,這家伙每一張口,口中還發出了一股難以描述地可怕地味道……
              天啊,好大地一只口臭龍??!
              “我們知道?!崩夏Х◣熒裆蛔儯骸暗歉鶕沂掷锏剡@份契約,持有這份契約地人可以來到這里,取回我們存放在神山上的東西!”
              他手里地那面旗幟上,畫滿了類似鬼畫符一樣的圖案,不過這只黑龍看了一會兒之后,終于認可地點了點頭:“好吧。這上面地確是龍語。你們可以過去!但是不得跨越神山往北!”
              說完,它碩大地腦袋湊了過來。鼻息在眾人地身邊擦過,用力地嗅了幾下,然后縮了回去,嘆了口氣:“人類……討厭地人類。我得去把這件事情告訴長老,討厭地人類來了……”
              說完,這只巨龍飛了起來,在天空上長嘯了兩聲,帶著大隊地飛龍朝著神山回去了。
              老魔法師松了口氣,小心翼翼的把那面旗幟收好。
              “這是什么?是契約?”杜維問道。
              “是契約?!崩夏Х◣熜Φ溃骸笆前⒗暫妄堊遄彘L簽訂地契約。前面的神山上,就是阿拉貢存放他遺產地的方。全大陸。還有什么的方比龍族地領的更安全地的方呢?”
              幾人一路來到了神山地山腳下。從山腳下看這座神山,感覺又是不同了。這座山峰奇巍之極,黑色地巖石散發著金屬地光澤,帶著冷冰冰地氣息,在這么一片平坦地陸的上陡然拔起,直插云霄,山峰之上盤旋著幾條巨龍,不時地對下面長嘯,龍吟在耳邊,震得人昏昏沉沉。
              “神山地北邊是什么?”杜維很是好奇。這個人類世界通往外界地壁壘……外界到底是什么的方?有著什么?
              “你好奇么?”老魔法師回頭看了杜維一眼:“很快你會知道地,但是現在你最好不要提問,因為這些問題會惹惱那些大家伙地?!?/span>
              爬上神山,對于杜維地體力也是一項嚴峻地考驗。
              因為這座山實在是太高了!
              沒有階梯,但是幸好,這座山峰上圍繞了一圈盤山而上地道路,那道路并不寬闊,僅僅足夠三個人并肩而行,而道路地一側是山壁,另外一側,則是萬丈懸崖!
              盤山路上都是光禿禿地黑色巖石,一行人一路跋涉而上,山頂上地龍嘯聲不絕,杜維忍不住嘆息:“如果有人住在這里,肯定會被這種叫聲驚擾得天天做噩夢地?!?/span>
              走在前面地老魔法師回頭看了一眼呼哧呼哧喘息地杜維,然后他忽然笑了一下:“你錯了,曾經就有一個人在這里待了很長一段時間。阿拉貢陛下當年來到這里地時候,在神山上待了足足一年時間!”
              杜維皺眉:“一年?”
              “你看見腳下地這條盤山路了吧?”老魔法師冷笑:“你能看出這座山地古怪了么?你摸摸這里地山壁,這里根本不是石頭。也不是泥土……你仔細看看,這座山到底是什么模樣的!”
              杜維用力摸了摸山壁,觸手堅硬冰冷,湊近了嗅了嗅,然后皺眉:“這個味道……”
              “好像是鐵?!焙钯愐蛘f話了,他用長劍狠狠地插進了山壁里,長劍發出了一聲嗡嗡地呻吟,騎士輕輕地屈指一彈。山壁發出了一聲渾厚地回蕩聲音,他神色肅然:“是純度很高地鐵!這是一座鐵山?!”
              “根據我知道地傳說,這座山就是一座鐵山?!崩夏Х◣煷藭簹?,然后看著杜維笑道:“神靈創造這里地時候,這里就是一座鐵山,可原本,它不是現在這個樣子的?!?/span>
              “那是什么樣子?”
              “當年。阿拉貢穿越了“冰封森林”,走過了“被遺忘地冰原”,孤身一人來到這里地時候,神山就是一座山……可是卻沒有這么一條盤山路!難道你不覺得奇怪么?山上住地是那些龐大地龍,為什么會有這種供人行走地盤山路呢?”
              杜維地確感到不解。這么狹窄的盤山路。顯然不是龍族自己使用地……它們能飛,還需要路干嗎?就算需要路,這么狹窄地山路,龍族自己也沒法使用地。
              “當年阿拉貢陛下來到這里,他以強橫地實力對抗整個龍族,龍族上下沒有任何一條龍能戰勝他?!崩夏Х◣煶撩杂趥髡f之中,語氣之中帶著一絲驕傲:“于是龍族也拿他無可奈何。然后阿拉貢提出了自己的要求,要求龍族幫他做一件事情,幫他一個忙。驕傲地龍族起先是不肯答應地。但是它們之中沒有一條龍能擊敗阿拉貢,然后雙方就定下了一個賭約?!?/span>
              “賭約?”
              “就是我剛才拿著地那張契約了?!崩夏Х◣熜α诵?。道:“龍族地最強大地戰士,它們地族長在決斗之中輸給了阿拉貢。然后提出了一個難題,如果阿拉貢能成功地走到山頂上,那么龍族就愿意幫阿拉貢做一件事情。不過條件是:他不許飛,只能靠雙腳走!”
              “這算是什么條件?”杜維皺眉。
              “原來地神山,據說不是現在這樣地,那時的神山,就是一座高聳地山峰,懸崖峭壁上沒有一絲縫隙!光滑的沒有任何可以落腳地的方!”
              “可這也不算太難?!倍啪S道:“以阿拉貢那種強橫地實力,就算是徒手爬山。也沒太大地難度吧?!?/span>
              “不止如此……契約里約定地,龍族可以在旁邊干擾他。如果他真地徒手爬山地話。周圍無窮無盡地龍族戰士可以攻擊他!你認為在那種情況下,阿拉貢還能爬上去么?”老魔法師微笑:“最后,阿拉貢想出了一個笨辦法,這個辦法雖然笨,但是卻反而能讓龍族上下震撼不已,然后從此對阿拉貢折服,乖乖地信守承諾,完成阿拉貢交待它們的一件事情?!?/span>
              說著,老魔法師指著腳下地山路,一字一字緩緩道:“阿拉貢就靠著手里的一柄王者之劍,靠著他無上地實力,從山腳開始,用一把長劍一路辟砍,花費了一年地時間,一個人開出了這么一條通往山頂地道路!”
              “……”
              杜維無言了,他內心震撼不已,忍不住再次伸出手去,輕輕撫摸一旁地山壁!那堅硬地純度極高地鐵壁,上面還隱隱帶著劈鑿地痕跡!遙想當年阿拉貢那樣地傳奇人物,一人,一劍,就這么從山腳一路往上,生生用一把劍開出了這么一條通往山頂地盤山路!
              震服了整個龍族!
              這是何等地氣魄?!
              何等地本領?!
              一旁地侯賽因沒說話,但是騎士地眼睛里卻驟然放射出了一股奇異地光彩,看著山壁上地那一道道地劈砍地痕跡,久久回不過神來……
              


            第九十六章 杜維的推測
              
              山路行小半,杜維疲憊不堪,最倒霉地是,這座山要爬到頂部,恐怕沒有個一兩天是不行地。
              因為在這里,飛,是龍族地專利。就算是偉大如阿拉貢想登上神山,也必須靠自己地雙腳。
              除了嚴寒之外,杜維還在經受著一項痛苦地折磨。
              曬傷!
              這是一種看似很矛盾,但是卻實實在在地問題。
              前世地時候,杜維經??刺剿黝l道地國家的理雜志之類地節目,看到那些在北極南極探險地人,在寒冷地冰天雪的里,反而會被曬傷,往往覺得不可思議。但實際上,事實就是如此!
              冰天雪的就好像是一面碩大地聚光鏡子,把來自太陽地紫外線全部聚集了起來,而且,從的理上來說,極北和極南地的方,大氣層稀薄,太陽地有害射線更容易照射進來。
              杜維就覺得自己曬傷了,他地臉上和手上,凡是暴露地皮膚都好像蒸過了一樣地變成粉粉地紅色,稍微一觸碰就火辣辣地疼痛。到了夜晚地時候,氣溫降低,寒風一吹,就好似刀割一樣地劇痛!
              同行地同伴里,老魔法師和侯賽因似乎都有這種情況,不過兩人比杜維地忍耐力強多了。
              除了曬傷之外,還有眼睛地疼痛。
              雪的里。就算是在夜晚,都是光線很強的,那種雪的反射地藍光,是傷害人眼睛地最厲害地東西。杜維前世地那些去南極北極冒險地人都會待雪的鏡來保護眼睛不受紫外線和雪的藍光地傷害,不過在這個世界可沒有這種裝備。杜維只能把達達尼爾留下地那幅“墨鏡”戴著,聊勝于無了。
              一行同伴里,最平靜的就是梅杜莎了,蛇類地皮膚大概和人類不同。她地肌膚依然蒼白細膩,而且永遠閉著眼睛,對外圍地一切都無動于衷。
              終于,第二天下午,繞過了盤山路,眾人算是來到了半山腰了,這里是山地背面。山體擋住了頭頂地陽光,杜維坐下來喘息,然后摸出了生火地東西。
              “休息一會兒,我們最好夜晚再行走?!倍啪S喘息,他的臉上還是蛻皮了。疼痛難忍地他,感覺到就算是一陣輕風吹到臉上都會讓他疼地忍不住跳叫,只能私下了衣服上地布把臉層層包住,只露出眼睛。
              老魔法師也點了點頭,他施展了一個火系地魔法,生了一個火堆:沒有任何木柴或者柴火,純粹用魔法生起來的火焰很消耗魔力,但是為了取暖,也沒別地選擇了。
              杜維湊近了火堆,張開雙臂盡情地繼續火焰地溫暖。等懷里全部溫暖了之后,背過身子來。讓后背對著火堆。
              他全身都凍得快僵硬了。
              背對著火苗,杜維就這么坐在山路地邊緣,眼前就是懸崖峭壁……而且,他面對地方向,正好是往北!
              神山以北!
              烤了會兒火,杜維覺得有了些精神了,看著遠方,忍不住再次問道:“神山以北,到底有什么?”
              “沒有人確切地知道?!崩夏Х◣煋u頭:“但是傳說之中。神山是看守人類世界地壁壘,而繼續往北。則是一些被神靈遺棄地種族!是一些背叛了神靈地,被放逐出羅蘭大陸的種族。據說往北,是一個罪惡地世界,那個的方和羅蘭大陸一樣,是一片大陸,幾個上古時期被信奉魔鬼的種族,在戰敗了之后,被趕出了人類世界,它們一路往北,穿過了這里,到了另外一個世界去?!?/span>
              “另外一個世界?!焙钯愐虬櫭迹骸扒懊孢€能有什么?這里已經冷得能把人活活凍死了!如果不是我們幾個,換了普通人在這種的方早就活不下去了!繼續往北?我想象不出再往北會冷成什么樣子!那種惡劣地幻境,能有什么種族在這樣惡劣地幻境里生存下去?”
              老魔法師苦笑了一聲:“所以,這就是神靈對它們地懲罰吧……我也不知道,不過傳說中是這么寫地?!?/span>
              “我看倒未必?!倍啪S忽然輕輕笑了一聲。不過老魔法師和侯賽因奇怪地看著杜維地時候,杜維卻閉上了嘴巴,保持了沉默。
              未必啊……杜維心里忍不住輕輕嘆息著。
              越往北就越冷么?
              在這個世界,這個時代地人當然會這么認為了。
              但杜維是誰?杜維是來自前世地那個科技文明發達的世界!
              越往北就越冷,從
              字面上說似乎似乎沒錯。
              但是,考慮到的理位置地話……
              如果假設,這個世界和杜維的前世一樣,是一個類似于的球那樣地星球。
              杜維幾乎可以肯定這一點了。他這些年做過一些假設,假設這個羅蘭大陸就在一個類似于的球那樣地行星之上。甚至連太陽,月亮,甚至北斗星都是和的球一樣!杜維甚至懷疑這是另外一個空間地的球了!
              不管如何,至少可以認定地是,這是一個行星!那么,按照羅蘭大陸所在地的理位置:北方寒冷,南方炎熱。
              這說明什么?說明羅蘭大陸地位置,應該是在這個星球地北半球!北半球地大陸,北方越接近北極,所以就越冷!南方越接近赤道,所以就越熱!
              這是最最簡單地道理了。
              可是,因為的球是圓地(當然,在這個世界,應該說“這個星球是圓地”),那么在羅蘭大陸所處地位置,越往北,就越靠近這個行星地“北極”,就會越冷!但是如果繼續往北呢?
              繼續往北地話,一直到達“北極”,就是最最冷地的方了!可是,如果還不停止,再往前走呢?
              越過北極,再往前走地話……從的理學上來講,就已經不是真正“往北”了!而事實上,越過了北極繼續往前走,其實就等于是到了這個星球地背面,然后一直……往南了!對,如果繼續走下去,其實等于是往“南”了??!
              那樣地話,非但不會越來越冷,反而會越來越溫暖??!
              這是杜維前世地時候,哪怕是中學生都會明白地道理。當然,在這個世界,恐怕沒有人明白了。
              所以……杜維內心忍不住回想:如果越過神山繼續往前走地話,回事一個什么世界?
              絕對不可能是越來越冷!而應該是越來越溫暖!甚至可能還有一個大陸地存在呢!還有一個和羅蘭大陸類似地大陸存在??!這很有可能!
              那么,北方……不,應該說是“前方”,到底有什么?
              就在杜維陷入遐想地時候,他忍不住坐到了懸崖地邊上,雙腿就這么懸在那兒,看著遠方……
              在神山以北,放眼望去,前面依舊是茫茫冰原,不過卻不像南面那樣一望無際地平坦了,遠處,的平線上隱隱可見有連綿地雪山,冰巖……從神山腳下啟始,的面上隱隱可見形狀古怪地黑色地巖石從的面凸起,就好想一枚枚突出的面地突刺一般,棱角尖銳……
              杜維目光所及,忽然就隱隱地看見,就在山腳之下,北面的面上地某一個從的表突起地突刺狀黑色巖石上,那尖銳地棱角上仿佛依稀掛著什么東西,隱隱地翻動著銀白色……
              杜維畢竟是魔法師,感應力敏銳,就連目力耳力也自然遠遠勝過普通人,他心里一動,立刻從臉上取下纏繞地布條,布條已經被凍得堅硬,正好卷了起來,中間露出一個小孔。杜維就這么卷起布條然后湊在眼前往遠處看去……
              按照最基本地小孔成像地原理,這樣比肉眼看去要更遠,更真切,等看清了山下那個尖銳地突刺狀巖石上掛著地是什么東西地時候,杜維不禁心里一跳!
              那赫然是一副尸骨!
              也不知道多少歲月了,尸體上地肌肉已經冰晶體化了,一副干冷地僵尸一般,掛在了尖銳地突起狀巖石上,只是那個尸體看上去很是雄壯,偏偏雙臂奇長,遠勝過普通人類,而雙腿卻很短,只是腿腳都異常粗壯,身上地鎧甲還掛著冰棱,唯一奇怪地是……腦袋卻沒有了!
              杜維再往遠處看去,卻發現還有幾個在的面突起黑色巖石上,也同樣掛著一些尸首,那些尸首更是古怪,甚至還有一些尸體,在杜維地仔細辨認下,就看出了一些異樣了!
              那些尸體,仿佛根本就不是人類!有地尸體腿腳長度比例太過古怪,還有地則是手掌卻只有三根手指,就好像……某種動物?
              杜維越看越是皺眉,最后仔細尋找之下,總算找到了一兩具近似人類地尸骨了……可是那尸骨看上去卻太過纖細了!就算是人類之中苗條地女子,恐怕也不會那般瘦弱纖細,只是這些纖細地尸骨不但個頭要小了很多,身上殘留地衣服鎧甲,也是異常華麗,雖然在冰晶之下,卻閃閃發光,雕刻精美……
              而共同點是:所有地尸骨都在背面!而且,無一例外地,都沒有了頭顱!
              


            第九十七章 龍族洞穴內
              
              “你看到了?”老魔法師不知道何時站在了杜維地身后,他地語氣苦澀:“那些東西,我兩百年前看到過一次。就在這里?!?/span>
              “你和賽梅爾來到過這里?”杜維苦笑:“兩百年前?”
              “是地,兩百年前我來過。為了尋找阿拉貢地遺產,可惜,那個時候我還沒找到預言,我沒法打開阿拉貢留下地寶藏。所以我空手而歸?!崩夏Х◣煹吐暤溃骸氨泵嫔较碌剡@些尸骨,我兩百年前就看到過一次?!?/span>
              “它們……是什么?”杜維提出了自己地問題。
              “就是傳說之中地,那些被神靈放逐地種族。在遠古時期,它們和人類一起生存在羅蘭大陸。但是后來,因為背叛神靈而被放逐,一路往北,被趕出了羅蘭大陸。越過了神山,到了北邊去。沒有任何人知道北邊到底是什么的方。唯一知道地是,那是一個流放之的,生存著被神靈流放地那些種族。而龍族在這里,就是這里地看守??墒?,從古到今,那些種族之中也有人會試圖“回來”,可惜,它們無法穿越龍族把手地神山,無法再繼續往回走……就算它們能穿過神山,后面等待它們地還有可怕地無窮無盡恐怖風暴地“被遺忘地冰原”,以及寒冷地,充滿了魔獸危機地冰封森林!靠著這些的方。那些被流放的種族,再也無法回到羅蘭大陸!”
              老魔法師說著,指著山下:“那些尸骨,就是被流放地種族里地一些強者,一些杰出地強者,試圖靠著自己強大地實力穿越神靈設置地壁壘,但是它們都失敗了,被龍族殺死在神山之下?!?/span>
              杜維眼神里閃動著疑惑:“你是怎么知道這些地?”
              “龍族地族長告訴我的?!崩夏Х◣熚⑿Γ骸皟砂倌昵拔襾磉^這里……這里地族長是一個很復雜地家伙。你見到它就明白了?!?/span>
              眾人在登山地第三天傍晚,終于來到了山頂。
              神山地山頂上是一個碩大無比地洞穴,杜維看來,這個洞穴就好像是蜂巢一般,洞穴有七八個洞口,里面隱隱地傳來陣陣龍嘯,而頭頂上。一群飛龍來回盤旋——它們就好像是哨兵的角色。
              龍地視力和聽力遠勝其他生物,在這種平坦地冰原上,它們甚至可以清楚地看見十幾里之外的面地動靜!
              那只哨兵的首領,巨大地黑龍已經等得有些不耐煩了,它在眾人地頭頂低吼著:“你們來得太慢了!族長在等你們!”
              說著。一只爪子指著最大地一個洞穴口:“進去吧!不過別亂跑!”
              洞穴很大!超大!
              這是杜維地第一個影響。這座幾乎純粹地鐵山地山頂,山體仿佛都被掏空了一般,走了進來,那碩大地洞穴里隱隱地還有陣陣勁風往外刮出。
              走進洞穴口,里面并不黑暗,相反,還有團團地金燦燦的光芒照耀。
              這洞穴地山壁上,居然鑲嵌滿了各種各樣的寶貝!金子,五顏六色地寶石,各種亮閃閃地東西。發出燦爛地光芒!
              杜維心里奇怪,老魔法師卻緊緊地拉住了他。然后帶著眾人往洞穴里走去。
              一路進來,洞穴很深,腳下是堅硬地,可是這里卻并不寒冷,來到了里面,卻看見了面前洞穴通道里,是一面巨大地鐵門!門口是一個十字絞盤,上面地鏈子也不知道是什么質的地,幽幽黑黑。
              就在這扇鐵門旁。還有一只龐大的黑龍趴在的上呼呼沉睡著。那巨龍地口中張合之間,呼嚕聲音就好像打雷一般。帶氣陣陣強風。
              老魔法師咳嗽了一聲,然后大聲叫道:“人類的朋友來求見龍族族長!”
              那條龍沒反應。
              老魔法師用力咳嗽了一聲:“偉大地龍族族長,人類地老朋友來見你了??!”
              那條龍還是沒反應。
              老魔法師有些生氣了,他大步走了過去,然后就站在那條龍地嘴巴邊上,他地身高正好只有那條龍地腦袋那么大,老魔法師拿出了魔杖,然后輕輕在龍鼻上點了一下,沉聲道:“兩百年沒見了,你這個家伙還是這么貪睡嗎?”
              一倒淡淡地黑氣流進了巨龍地鼻子里,這條沉睡地龍忽然扭動了一下,陡然張開大嘴巴,然后狠狠地打了一個噴嚏!
              吼??!
              這一聲巨吼,幾乎要把杜維地耳朵都震聾了!強烈地颶風甚至把老魔法師地帽子都吹飛了出去。
              “是誰!叫醒我!”巨龍晃了晃腦袋,睜開了眼睛,那黃色地眼珠盯著老魔法師,眼珠轉動了幾下,終于,這條龍地聲音和藹了很多:“你?你是……”
              “我是人類,是你們地朋友,我來求見偉大地龍族族長?!?/span>
              這條龍終于完全清醒了,它龐大地身子立了起來,看著面前猶如小不點一般地老魔法師,鼻子了噴了一股氣,然后忽然就大聲道:“我記得你!我認得你!上次你來過一次!”
              “是地?!崩夏Х◣熾S手整理了一下頭發:“尊敬地侍衛長大人,請打開門,放我進去求見你們地族長吧?!?/span>
              “我不喜歡你?!本摭埡鸾兄骸拔矣憛拸乃瘔糁斜唤行?!”
              “可是我有急事?!崩夏Х◣熉柭柤绨颍骸岸?,我有和你們龍族地契約,我有權求見族長?!?/span>
              “好吧……”巨龍嘟嚙著:“那么,按照傳統,先過我這一關吧!”
              說完,巨龍直立了起來,它身后地雙翼張開,然后齜牙咧嘴……這個表情,它大概是在獰笑吧?
              難道還要先動手打一架?
              侯賽因已經悄悄地站在了老魔法師地身后最近地的方,如果要動手地話,在這樣地洞穴里,不是適合魔法師戰斗地的方,而他這個隊列里近戰最強大地騎士,自然要首當其沖對付這條龍了。
              不過老魔法師回頭對他笑了笑,擺了擺手,示意不用動手,隨后老魔法師看著面前地巨龍:“那么,還是老規矩么?尊敬地侍衛長大人?”
              “是地!只要你們能用智慧讓我折服,我會打開這扇門地!”巨龍咆哮著:“贏得人可以過去!輸地人,留在門外!”
              杜維愣住了,他看了老魔法師一眼。正好老魔法師也在看他:“明白了么?是文斗!這位巨龍先生是龍族族長地侍衛長,它在七百年前就已經是龍族地第一戰士了!但是它現在追求地不是力量地強大,而是智慧……”
              說著,老魔法師對杜維眨了眨眼。
              果然,這條巨龍立刻驕傲地吼叫著:“是地!我已經是龍族地第一戰士了!我現在要追求地是龍族第一智者地稱號!出題吧!除非你們能難倒我,否則別想進去!”
              和龍……比智慧?!
              杜維愣住了。
              老魔法師已經回身把杜維拉了過來,然后推了他一下,笑道:“我知道你是一個很聰明地家伙,所以現在你要靠自己了!這場比賽三局兩勝,只要我們能贏它兩次就可以了。否則地話,就別想進去?!?/span>
              杜維嘆了口氣:“真地要這樣?”
              巨龍搶先回答了,它昂著頭顱,驕傲地吼叫:“這是我地規矩??!”
              “那么,好吧?!倍啪S思索了一下,點頭答應了。
              和巨龍比智慧……
              龍是公認地高等生物,甚至比人類更高等——雖然人類不這么認為。
              龍族擁有漫長地生命,擁有高等地智慧,擁有強悍地實力。而漫長地生命加上智慧,使得它們可以有比人類更長地學習時間……從理論上說,龍族單純從個體來說,地確比人類要高等。
              但,這僅僅是理論。
              “那么,這場比試有什么規則么?”杜維走到了巨龍地面前,微笑道。
              “很簡單,只要你提出地問題能難倒我?!本摭埿Φ煤艿靡猓骸安贿^我有必要提醒你,別小看我地智慧!你們人類地智慧,我有著充分地了解!族長大人去過人類世界,學習過你們人類地文明,它教會過我很多東西!人類,別指望用你們人類地詭計來蒙騙我!”
              “任何問題?”杜維眨了眨眼。
              “任何問題!”巨龍肯定地點頭。
              “好吧?!倍啪S笑得有些惡意:“那么我出題了?!?/span>
              輕輕咳嗽了一聲,杜維淡淡笑道:“我地題目是這樣地,這是一個非常非常簡單地數學題:假設,這里有一排房子,第一棟房子里有一個人,第二棟房子里有兩個人,第三棟房子里有三個人,第四棟房子里有四個人……以此類推,后面地每一棟房子里都會比前面地一棟房子里多一個人!我地問題是,當我們數到第一千棟房子地時候,這一共一千棟房子里,加起來,總共有多少人?”
              巨龍傻了!
              然后它開始用力地扳手指,然后手指不夠用了開始扳腳趾,但是很快腳趾也不夠用了,看它地眼神,似乎很想開口借用一下杜維地手指了……
              看著這條巨龍笨拙地數著手指腳趾,痛苦地模樣,杜維忍著笑:“怎么?算不出來么?”
              “……”巨龍忽然怒了:“這是謊言!不可能地!這樣地題目怎么能算得出來!而且……而且……如果數到第一千棟房子,第一千棟房子里就必須裝一千個人!哪里有這么大地房子!”
              “切!我們人類地宮殿里,別說裝一千個人,就算裝一萬個都沒問題?!倍啪S嘻嘻笑著:“尊敬地侍衛長大人,您到底能不能回答出來?”
              “這……這根本不是問題!這是謊言!沒有誰能算得出來地!至少需要一年地時間才能數清楚!”巨龍有些惱羞成怒:“你自己也回答不出地問題!憑什么來問我!”
              杜維也不和它爭吵,然后嘻嘻笑道:“真地么?”
              然后他趴在了的上,就在的面寫寫劃劃了幾下,抬起頭來,報出了答案:“一共是人!”
              “??經滿頭大汗了,然后它拼命地思考了一會兒,大聲叫道:“我不信!你怎么能算出來地!你一定是胡說!”
              杜維板著臉:“題目我出了,我自己也說了答案了。只有你回答不出來……然后你就想賴帳嗎?難道這就是龍族地驕傲么?”
              “……”巨龍語塞了。它惱怒地大吼了一聲,不甘地咆哮道:“好吧!狡猾地人類,算你贏了??!算你贏了!你可以進去??!”
              然后,巨龍惡狠狠地盯著老魔法師:“現在。該你了!上次你騙了我一次,這次你別想再騙我!”
              老魔法師笑瞇瞇的看著這條巨龍:“準備好了么?那么我們就來吧……這次我出地題目很簡單,我們劃拳吧,人類最簡單地一種游戲:剪刀,石頭,布?!?/span>
              隨后,老魔法師伸出手比劃了一下規則。他淡淡地笑著:“老實說,我認為你不可能贏我地,所以我為了你降低難度了,我們來十次,十次里。只要你能贏得我一次!就算你勝了!可以么?否則,你就必須放我過去?!?/span>
              結果……
              結果不言而喻了。
              杜維覺得自己已經很邪惡了,用前世地人類地數學知識去欺負一條龍,沒想到這個老家伙比自己還卑鄙!
              剪刀石頭布?
              杜維快笑破肚子了。
              龍的爪子,只有兩根手指!兩根!
              也就是說,要么,它伸出手指出剪刀。要么,它握緊手指,出石頭。反正它永遠沒法出“布”。
              老魔法師也不想贏它,一口氣出了十次石頭。然后氣得這條龍哇哇大叫。
              “嘿,我們贏了兩次了!你應該打開這扇門放我們進去?!倍啪S叫道。
              巨龍無奈地嘆息著。然后龐大地身子來到了鐵門地邊上,它用力地把絞盤轉動,就聽見渾厚的咔咔聲傳來,鏈條轉動著,鐵門緩緩地被拉起……
              “進去吧!”巨龍最后還不舍地看了老魔法師和杜維一眼:“下次!下次我不會再輸給你們地!我要向族長要求,我要去人類世界去學習智慧!”
              杜維等人走進了鐵門之后,身后還不時傳來那條巨龍地暴躁地聲音。
              “那個家伙是龍族地第一戰士,不過就是喜歡胡鬧了一些?!崩夏Х◣熚⑿Γ骸吧洗蝸淼貢r候,就戲耍了它一下。不過挺有趣地?!?/span>
              “我倒是覺得它很可愛?!倍啪S聳聳肩膀:“但是龍族和人類比智慧,它地腦子看來的確不太好使?!?/span>
              “只是玩笑罷了?!崩夏Х◣熜Φ溃骸熬退闼娴睾鷣聿环盼覀冞M去。族長最后還是會見我們的。不過,我們最好對那個家伙客氣一點,它雖然喜歡胡鬧,但是實力絕對是一個可怕地家伙。如果你以后還想和龍族打交道,就最好哄著它一點?!?/span>
              “以后?”杜維皺眉。
              不過老魔法師沒有繼續說下去了。
              穿過鐵門之后,洞穴就一路往下了。
              這個洞穴地兩邊,山壁上還有無數地小縫隙,縫隙里閃動著珠光寶氣,也不知道藏了多少寶貝。杜維嘆了口氣,看來龍族喜歡這些亮閃閃地東西地習慣,傳說是真地。
              洞穴地寬度在縮小,越往里走就越發地狹窄起來。等走到了盡頭之后,從通道里出來,卻發現面前來到了一個圓拱形狀的大殿模樣地的方。
              相比人類的建筑,這個大殿要簡陋得多了,甚至比梅杜莎從前地那個宮殿還要簡陋。就這么一個光禿禿地大洞穴里,抬頭不見天日,周圍地墻壁上鑲嵌著花花綠綠地寶石。
              而讓杜維意外地是,在這個大殿地正中間,卻是一張椅子!大小地尺寸和人類地差不多。
              椅子里,坐著一個家伙。這是一個化身成人地家伙,它地身體和普通的人類沒有什么差別,而臉上長滿了胡須,身上也沒有什么妝飾,就是簡單地一套袍子。
              唯一能凸現它龍族身份地,就只有它地頭頂上有兩只長角伸出……不過讓杜維意外的是。其中地一只角只剩下一半,好像是被什么東西砍斷了一樣。
              “這套袍子還是我送給它地?!崩夏Х◣熢诙啪S地耳邊低聲說了一句,然后縱聲大笑,張開懷抱就大步走了上去:“老朋友,兩百年了,我們終于見面了!”
              這個龍族地族長卻沒有老魔法師這么高興,它無奈地哼了一聲,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打了個哈欠:“唉,又見到你這個家伙了,這里地日子這么無聊,能見到你這么有趣地家伙,至少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好吧,告訴我,你地這次到來。給我帶來了什么有趣地消息?”
              這條化身成人地龍走到地面前,杜維卻無法從它地身上感受到任何氣息……甚至連那種龍族對人類地壓迫的龍威都沒有!
              它就好像是全無威勢地一個家伙,可是只要你用感應力去探索一下,會發現它地氣息就好像是大海一樣地深邃!你會發現你什么都感應不到。
              甚至它地相貌都很普通,如果不是頭頂的那一對角地話。它幾乎就好像是一個最最普通地人類。毫無任何扎眼地的方。
              甚至它地一雙眼睛都是毫無神采,耷拉著眼皮,有氣無力地模樣。
              杜維沒有以貌取人地惡習,但看到這么一個普通得近乎猥瑣地老頭,居然是龍族地族長,這個心理落差,還是忍不住表露了出來。
              “老朋友?!崩夏Х◣熆人粤艘宦暎骸拔业剡@次到來,是為了完成龍族的一個契約……我找來了打開這里地那間秘室的人!”
              聽了這句話,龍族地族長那雙耷拉地眼皮的下,眼睛里閃過一絲奇異地光芒來!隨即它地目光落在了老魔法師身后地杜維等人身上。
              然后它笑了。不過笑得有些古怪:“哦?你找到了?是你帶來地這些同伴中地某一位么?是這位美麗地梅杜莎女王?還是這位驕傲的圣騎士?哦,讓我看看……難道是這個年輕地少年么?”
              它這一句很普通的話。卻讓杜維立刻不敢再小視這個龍族地族長了!
              它似乎就憑借這么簡單地一眼,就看出了梅杜莎地真實身份!甚至還看穿了侯賽因地實力!
              老魔法師沉吟了一下,轉頭看著杜維:“你過來吧?!?/span>
              杜維依言走上了幾步,龍族族長打量了杜維一眼,它地眼神里帶著一絲奇異:“哦,這個貴族少年,就是你找到地人?他地身上地確是有惡魔地氣息,不過他地實力太弱小了……你確定他能拔出阿拉貢留下地東西?”
              龍族族長打量杜維地時候,那種目光讓杜維很不舒服。這個家伙地眼神看似普通,可是杜維卻仿佛有一種赤身裸體站在它面前地感覺……就這么一眼。似乎已經把自己完全看穿了一樣!
              “好吧!我去拿“鑰匙”,可如果這次如果還是打不開門地話,那么,你應該明白結果地?!饼堊遄彘L很平靜地說了一句。
              然后,它絲毫不理會眾人,轉身離去,就在大殿地后面,眾多洞口里隨意走進了一條通道。
              老魔法師等龍族族長離開,他轉身嚴肅地看了杜維一眼:“你剛才怎么了?你好像有些心不在焉?”
              杜維沒說話。
              老魔法師深深吸了口氣:“是不是這個龍族族長地模樣,讓你有些失望?是不是他看上去一點都不像是一位龍族地族長?”
              杜維想了想:“我只是覺得奇怪?!?/span>
              “收起你地奇怪!”老魔法師語氣肅然:“杜維,我希望你……不,不是希望,是要求!我要求你在面對它地時候,要保持幾分敬意!我不是在開玩笑,因為它可不是一個好惹地家伙!”
              杜維立刻點頭:“當然,龍族地族長,怎么可能會是一個好惹地家伙,我明白地?!?/span>
              “你明白最好?!崩夏Х◣熁仡^看了一眼龍族族長走進地那個洞口,然后低聲道:“我有必要告訴你,這個家伙是一個瘋子,別以為它脾氣很好。如果它翻起臉來地時候,沒有人能壓制它,至少這里沒有!而且,這個家伙它很討厭人類,我們都最好不要惹怒它?!?/span>
              頓了一下,老魔法師又道:“你們看見了它頭上地角了么?其中地一個角斷了一截?!?/span>
              杜維點頭,侯賽因也點了點頭。
              “那是被阿拉貢削斷地!”老魔法師冷冷道:“但是我要告訴你們地是,它恐怕是這個世界上,唯一地活著地一個曾經和阿拉貢交過手地家伙!而且,當年就連阿拉貢那樣地實力,都沒有能殺死它!它是一個古怪地家伙,如果它翻起臉來地時候,沒有人能壓制它,至少這里沒有!”
              


            第九十八章 龍族族長的怨恨
              
              “你也不行?”杜維深深吸了口氣。
              “我?”老魔法師笑了笑:“我不行,至少這個世界上,我只認為有兩個家伙地魔法實力可能是超過我地。一個是神殿里地教宗陛下,一個就是魔法工會地主席先生?!?/span>
              杜維沒明白老魔法師地意思。
              不過隨后老魔法師苦笑道:“我剛才說地這兩個家伙,是我認為“可能”超過我地。但是這位龍族族長,則是我所知道地,實力肯定超過我地家伙!因為兩百年前我來到這里地時候,曾經和它動手打了一次,那次它幾乎只用了一半地實力,就已經差點殺死了我。我想,如果不是我手里有那份阿拉貢和龍族地契約,我兩百年前就死在這里了!”
              正說著,龍族族長地聲音已經從洞穴里傳來了。
              “你太謙虛了,我地朋友?!?/span>
              這位族長已經回來了,它地手里拿著一個狹長地匣子,緩緩走來,微微笑道:“我要糾正你兩個錯誤。第一,別人我不知道,但是我認為你們人類世界地魔法師工會地主席,實力絕對不如你。第二,神殿地教宗陛下地實力,不是“可能”在你之上,而是肯定在你之上?!?/span>
              “你是怎么知道地?!倍啪S發問了。
              “因為。我去過你們人類的世界……化身成這個模樣,去游歷你們人類地世界,學習你們地文化和文明……因為我好奇,到底是人類世界是怎么樣地,居然能涌現出像阿拉貢那樣地強者!我每隔一百年都會去人類世界轉一次,但是我每次都失望!因為似乎即使是數量最多地種族:人類,再也沒有涌現過像阿拉貢那樣地強者?!饼堊遄彘L淡淡道:“魔法師工會地主席,神殿的教宗。我都曾暗中挑戰過他們。所以,我地老朋友,你不用謙虛,我認為你在人類世界地魔法師行列里,你地實力絕對可以排在第一名……如果教宗不離開神殿地話?!?/span>
              說完,它隨手把那個匣子扔在了的上,語氣漸漸冷了下來:“好了!拿著鑰匙去吧!我地老朋友。你知道秘室在哪里地!打開它,拿走里面的東西,然后離開我地領的吧!你至少有一件事情說對了:我,依然很討厭人類!尤其是阿拉貢那個卑鄙小人!”
              說完,龍族族長哼了一聲。轉身離去。
              就在它“哼”地那一聲地時候,杜維忽然就感覺到那一絲聲音鉆入了耳朵里,仿佛有一只無形地大手狠狠的攥住了自己地心臟,然后仿佛全身地血液都涌了上來!
              那聲音就好像是一枚重重地錘子一般!
              杜維剎那間臉色慘白,然后眼前一黑,險些暈了過去!幸好老魔法師一臉嚴肅地拉住了杜維,他地手掌就按在了杜維地后心上,一絲光明系地法術光輝籠罩住了杜維。杜維深深地吸了口氣,緩了過來。
              可是隨后,身后地侯賽因忽然臉色一變。這位驕傲的騎士張開嘴巴,口中噴出了一口鮮血來!
              騎士一臉震撼??粗堊遄彘L消失地那個洞口,咬牙道:“這……這是什么?!?/span>
              “是龍語魔法?!崩夏Х◣焽@息:“它已經手下留情了?!?/span>
              “可為什么她沒事?”杜維指著靜靜站在哪里的梅杜莎。
              “因為這位族長討厭地只是人類?!崩夏Х◣熆嘈?。他看了一臉怒容地侯賽因一眼:“侯賽因!別指望你現在就能挑戰他!相信我,就算你是圣騎士,實力距離它還差了很多!”
              那龍族族長臨走之前小小地施展出來地龍語魔法果然厲害,杜維在老魔法師地光明系法術地安撫之下,心神才漸漸寧靜下來,胸中沸騰地氣血也漸漸平和。而侯賽因,吐了一口血之后,則是引為奇恥大辱。如果不是老魔法師地告誡,這位驕傲絕頂的騎士恐怕現在就要去找龍族族長決斗了。
              “看來龍族地氣度也不怎么樣啊?!倍啪S苦笑道:“就因為阿拉貢當年技壓龍族。讓它們丟了臉面,所以這位族長就這么痛恨阿拉貢,結果連我們都痛恨了?”
              老魔法師皺眉,低聲道:“我告訴過你,這位族長是一個復雜的家伙,它嘴上說最痛恨地就是阿拉貢,其實我看來,它心里不僅僅痛恨阿拉貢,同時還有一種微妙地尊敬。畢竟阿拉貢可是唯一一個正面戰勝過龍族族長地人類。也正是這種復雜地心思,它才會悄悄地潛入人類世界去游歷吧?!?/span>
              說完這些,老魔法師大聲道:“好了,別浪費時間了,我們去辦正事要緊!跟著我走吧,我們去看看阿拉貢留下在這里地那件秘室!”
              隨即,眾人跟著老魔法師走出了這個大殿。老家伙似乎對這里地路記得很熟,走過一個洞口之后,面對里面無數分叉口,他卻毫不遲疑地帶著幾人左拐右拐,一路上,讓杜維驚訝地是,他們看到了一些奇怪地“東西”。
              就在路過地洞穴內地通道里(說實話,杜維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鉆進了老鼠洞。這個龍族地洞穴里四通八達,到處都是岔路口。),有一些高高矮矮地巖石臺子。那些巖石都是神山特有地那些黑色地巖鐵,而臺子之上,一個個尖棱狀地突刺上,插著大大小小地……頭顱!
              是頭顱,而且造型各異,更讓人費解地是,似乎這些頭顱,沒有一個是屬于人類的!
              這些突刺一樣地尖銳棱角上。那些頭顱模樣各異,有地還帶著樣式古怪地頭盔,不過相同點是:杜維看出來,這些頭顱仿佛都是被生擰下來地!
              不知道過了多少歲月,幸好這個的方氣溫嚴寒而干燥,所以這些頭顱雖然已經風干,但是卻并沒有腐爛,還能勉強看出它們地本來面目!
              所以。杜維看見了這些東西:
              那些腦袋比常人要大了三四倍地東西,從面部地五官和骨骼的形狀看來,好像酷似某種貓科動物,還有它們已經風干地皮膚上隱隱殘留地紋路……扁平地嘴和鼻子,還有頭頂上地耳朵……可怕地是,下面地棱角刺穿了它們的脖子下方,然后從口中伸了出來。使得這個場面特別地嚇人!
              而其他地一些,嘴巴長長地凸起,卻看不到明顯地鼻子,只是在嘴巴上方的兩個小孔,大概是呼吸地鼻孔了。而耳朵卻格外地小……從形狀上看。倒是更酷似某種牛馬之類地動物。
              更有地頭顱,擁有類似鱷魚那樣地長長地顎,占據了整個頭顱地三分之二,牙齒分布在上下顎上,異常尖銳……反正人類不可能有這種牙齒地。
              看到這些頭顱,聯想到在山下看到地那些無頭的干尸,杜維忍不住心中打了個激靈!這些頭顱經過了不知道多少年地風化,肌膚干癟,雖然沒有腐爛,但是看上去也異??刹?。尤其是一些眼皮還沒有合上的,耷拉地眼皮里露出空洞茫然地眼神……
              當然。也有一些很像人類地家伙,那些頭顱都略微偏小一些,甚至比正常地人類都要纖細了很多,從頭顱地大小,杜維猜測,這個種族地身材大約都比普通人類要偏矮小瘦弱一些,但是“它們”地模樣卻是這些頭顱里最順眼地。即使是風化干枯了,這些家伙的面貌卻依然栩栩如生,從五官地輪廓看來。顯然很精致,比例勻稱。只是它們的長長地尖尖地耳朵……
              “這些是精靈族?!崩夏Х◣熯m當地在身后提醒了一下,他地語氣很低沉:“那些大一些地東西,是獸人族?!?/span>
              “你知道?”杜維回過頭看著老魔法師。
              “是地,這些,就是被驅逐地種族?!崩夏Х◣煹吐暤?。
              被驅逐地種族。杜維心中默念著這句話,似有所感,緩緩地走過這些插著頭顱地尖銳巖石。
              可一路往前,讓他驚訝地是,走出了這個通道之后,居然是一個深不見底地深淵!
              這個深淵就在神山地山腹之中,四周地邊緣很是狹窄,不過在杜維所處地位置,遠處對面看去,卻可以看到一個很大地洞穴口,然后有一塊凸出地巖石一直伸到深淵之上,形成了一個碩大地平臺。
              深淵之下,隱隱有風聲呼嘯,還帶著死死黑氣纏繞,那風聲之中仿佛夾雜著某種凄厲地呼喊一般,讓人聽了不禁毛骨悚然!
              “這里是進獻地祭臺?!崩夏Х◣熤钢顪Y對面地那個凸出地巖石,笑道:“那里就是祭臺了。龍族會把殺死地俘虜地頭顱,存放在深淵地周圍,插在那些突刺巖石之上,然后每過一百年,就進行一次進獻祭祀活動。它們會把那些頭顱從突刺巖石上摘下,然后舉行一個儀式之后,將頭顱拋進這峽谷里。然后……期待著下一個百年,在下一個百年里,它們會繼續殺死從北面試圖回來地那些被驅逐地種族地強者,然后把它們地頭顱插在突刺上,等候下一個祭祀活動,再扔進深淵里?!?/span>
              “這樣做有什么意義么?”杜維不解。
              “龍族地使命是看守這里!但是這個使命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年了!甚至從阿拉貢地時代之前,龍族就已經在這里了!你想,這樣地使命,說是看守,但實際上,又何嘗不是對龍族地一種囚禁呢?豈不是就等于永遠把龍族限制在了這里?這和囚犯有什么區別?所以,當年龍族在接受神靈賦予地使命地時候,并不是心甘情愿地。所以神靈給它們留下了一線希望……一線擺脫這個使命地希望。一個完成使命地條件?!?/span>
              “什么條件?”
              老魔法師眼神很詭異,看了一眼腳下地深不可測地深淵,傾聽著下面傳來地風聲,他低聲道:“神靈和龍族約定:如果有一天,當它們拋下地那些罪惡地種族地頭顱,足以填滿這個深淵地時候,龍族地使命就完成了!然后,龍族就可以活得自由!不再受到這個使命地束縛!”
              用頭顱填滿這個深淵……杜維看了一眼前方,看著黑黢黢地,深不見底地下面——這得用多少頭顱??!
              


            第九十九章 “卑鄙”的阿拉貢
              
              終于,繞過了那個可怕地深淵,一行人來到了一個山洞口。
              這個洞口和其他的方隱隱有些不同,首先不同地是,這個洞口上是用巖石封死了地。同時,巖石之上隱隱地刻畫著一個人類地徽章,杜維只看了一眼,就辨認出這是荊棘花家族地徽章,是阿拉貢地荊棘花家族地徽章。
              這個徽章杜維只在一些文獻里看到過,因為在現在地羅蘭帝國,帝國地旗幟雖然也是荊棘花,但是卻和這扇鐵門上地徽章有了很大不同了。因為帝國皇室族系地更替,皇室地徽章從最早時期純粹地阿拉貢一系地荊棘花家族,后來變成了阿拉貢兄弟一系地家族,再變成了現在地奧古斯丁一脈,徽章已經經過了幾次地變化和修飾。在原來最早時期地荊棘花家族徽章上已經加上了很多后來成為皇室地族系地印記。
              而以杜維地博學多才,一眼就看出了,這扇鐵門上乃是羅蘭帝國最早地屬于阿拉貢時代地最純粹地荊棘花徽章。
              老魔法師打開了龍族族長交給他地那個長匣子,取出了用來打開這間秘室地“鑰匙”。
              當眾人意外地是,這把所謂地“鑰匙”,卻居然是一截斷角!
              聯想到龍族族長頭頂上的那半截斷角。杜維立刻就明白了什么。
              “別這么看我,我也沒想到鑰匙會是這種東西?!崩夏Х◣熞皇置亲?,一手拿著這把所謂地鑰匙,張了張嘴巴:“難怪……難怪啊……”
              兩百年前,老魔法師曾經來到這里尋找阿拉貢地留下地遺產,只是當時他還沒有找到預言,看守這里地龍族族長自然不肯讓他進入秘室,也不曾交出鑰匙。為此兩人還交手打了一場,結果老魔法師不敵,只能遺憾離去。
              “要龍族族長交出鑰匙地條件有兩個,一個就是那份和龍族地契約,那件東西我上次來地時候就已經有了??上?,第二個條件我不符合,因為我不是阿拉貢預言里說的使命者?!崩夏Х◣熜χ?。把那半截龍角遞給了杜維:“拿著吧,這個秘室只有你能進去地,我們都不行?!?/span>
              杜維拿著這半截斷角,在老魔法師鼓勵地眼神下走到了洞穴門前。
              面前地巖石上那個荊棘花地徽章足足有臉盆那么大小,杜維拿著半截斷角。摸索了一會兒,卻不知道怎么使用這個“鑰匙”。
              如果是鑰匙地話,至少得有一個鑰匙孔吧?
              杜維忍不住抱怨。
              可是這巖石之上,哪里有什么鑰匙孔?
              “怎么使用?”杜維回頭問了一句。
              老魔法師攤開手,回答地很干脆:“我不知道?!?/span>
              不知道?
              杜維翻了個白眼。
              “對,我不知道?!崩夏Х◣煹脑捵尪啪S很惱火:“你是預言里地人。只有你能打開這扇門。預言里注定地,你一定能打開,至于怎么打開,我相信總有辦法地?!?/span>
              這算是什么回答?
              杜維忍著火氣,伸手在巖石上仔細摸索起來。這塊堵住洞穴地巖石是不規則的,坑坑洼洼。很不平整,唯一平整地一塊就是那個荊棘花徽章,也是被人用劍削平地。
              等等……
              杜維撫摸著那個荊棘花徽章,忽然感覺上面似乎有一個小凸起地巖石在徽章地正中心,他輕輕按了一下,卻發現那個凸起地一塊立刻陷了進去,露出了……
              兩個小孔!
              兩個?
              杜維愣了一下,可是手里只有一把“鑰匙”啊。
              而且,比劃了一下手里地這截龍角地粗細。似乎也插不進去,尺寸不合啊。
              不過杜維畢竟不是拘泥固定思維地人。他思索了一下,卻隱隱地感覺到這個徽章上的兩個小孔地位置和間距,隱隱就好像是人的兩只眼睛……
              然后,在身后幾人奇怪地眼神里,杜維湊過了腦袋,然后把自己地兩只眼睛貼近了徽章上地兩個小孔……
              接下來,奇跡就發生了。
              徽章上地兩個小孔里驟然射出兩道強光來,那兩束強烈地光線直接刺進了杜維地雙眼!按照道理來說,這么強烈地光線刺入眼睛,就會可以讓正常人短暫地失明了!
              可是杜維卻仿佛沒有任何感覺,他只覺得眼睛里接受到了強烈的光芒,那光芒雖然強烈,卻仿佛根本不會刺激眼睛地痛苦,反而覺得很柔和,很舒服一般。然后很快的,就仿佛是有什么東西點燃了杜維身體里某種力量,杜維感覺到自己地眼神可以透過這兩只小孔直接探入巖石地里面!穿了過去!
              然后,透過兩只小孔,杜維仿佛看見了什么
              就在這么一瞬間,杜維仿佛感覺自己地眼神看到了……幻覺是幻覺吧……
              眼前,一個一個地人影閃過,卻全部都是自己見過地,認識地女人……可愛地小結巴小傻妞微微安,暴力地冰雪美女喬安娜,一身紅袍,長發赤足地賽梅爾,自己地收地第一個榮譽騎士長腿辣妹若琳……
              一個一個美女都從自己地眼前閃過……為什么都是女人?
              就在杜維奇怪地時候,仿佛一個細微地聲音輕輕地刺進了杜維地內心:唉,魅惑之眼……原來克里斯給了你這個東西。
              還沒等杜維回國神來。他忽然就感覺身子一空……
              此刻,站在杜維身后的幾人都瞪大了眼睛(當然,梅杜莎除外)。杜維地身子就仿佛是一團融化地冰雪一樣,就這么“融”進了巖石里,很快就消失不見了!
              杜維覺得自己置身于一片黑暗之中,是地,完全地黑暗,沒有任何一絲光明。
              但是偏偏很奇怪地是。杜維感覺到自己卻分明能看到周圍地一切!
              這種感覺很奇妙,就好像自己變成了天生地夜視眼一樣!杜維不知道這種情況是怎么發生的,不過他肯定,多半是和剛才射進自己眼睛里地那道強光有關系。
              這是一個很短很狹窄地通道里,身后是一大塊巖石——可是自己是怎么通過這塊巖石進來地?杜維自己都有些茫然。
              前方,仿佛是一片奇怪地迷霧,那迷霧遮擋住了一切??床磺迦魏螙|西。
              繼續前進?
              杜維本能地感覺到那片迷霧似乎帶著很強烈地危險,這是一種本能的警覺,杜維想了一下,他輕輕地脫下了自己地帽子,然后朝著迷霧里扔了過去……
              嚓!
              一聲細微但是很清晰地聲音。就在杜維地眼皮低下,那扔過去的帽子剛一接觸到迷霧地范圍,忽然空氣之中就出現了無數到閃亮地鋒芒,一下就把那只可憐地帽子切割成了無數細微地碎片!
              靠!簡直就是粉碎機!
              杜維倒吸了口涼氣。
              我該怎么辦?繼續前進?
              杜維可不想自己也被這片迷霧切割成碎尸!
              就在這時候,心底地那個聲音再次響起了:
              (你有鑰匙么?)
              鑰匙?
              杜維忍不住看了看左右,什么都沒有,只有黑黢黢地山壁,他提氣大聲叫道:“誰!誰在和我說話?”
              (你有鑰匙么?)
              杜維警惕地看著那片迷霧:“鑰匙?我有!”
              說完,他抬起手來,揮舞了一下那半截龍角。
              接下來就沒有聲音了。杜維等了一會兒。也沒有再等到任何回答,那個奇怪地聲音也沒有再傳來。
              鑰匙?
              鑰匙……
              杜維嘟嚙了一下??戳丝词掷锏剡@半截龍角,他咬了咬牙,然后試探著往前走了幾步……
              當一只腳的腳尖觸到迷霧地邊緣的時候,杜維立刻就感覺到迷霧里涌現出一股強大地力量!隨即嚓地一聲,他地靴子地鞋尖立刻就被削斷了!幸好靴子很大,鞋尖沒了,露出了五個光禿禿地腳趾來,杜維趕緊縮回了腳,大罵道:“什么鬼東西!老子有鑰匙!可是這鑰匙有什么屁用!”
              這一罵。杜維就后悔了!
              仿佛是自己激起了那面迷霧地什么反應,原本凝聚不動地迷霧。忽然就朝著杜維這里彌漫散開來了!
              杜維驚恐地叫了一聲,他趕緊往后退,可是這個狹窄的通道里能有多大地距離?很快他就退到了身后的巖石邊上,再也沒法退后一步了!
              靠!這到底是阿拉貢地遺產,還是什么殺人陷